第③⑧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五, 四……”

    苏茜端着新出炉的m249对着前面被白烟笼罩的区域一阵狂喷, 直到屏幕下方连续跳出击杀数字才收枪向外跑, 刚跑出烟|雾|弹的范围被对面的大狙一枪爆头。

    “一。”

    想到这里她偷偷打开了透视模式。

    对方的头顶倏然浮现出一行字母。

    史蒂夫·罗杰斯。

    “……”

    她差点捏爆了手里的塑料杯。

    美国队长远渡重洋来找我?!

    透视模式下,苏茜能看到方圆千米里每个活人的名字,首都人流密集,从这个网咖到外面的街道写字楼商城,全都是晃来晃去的方块字。

    她再三确定不是自己的错觉,眼前确实是那位世界闻名的二战英雄,前几年才被神盾局解冻,复仇者的精神领袖,粉丝遍布全球的美国队长。

    “你是昨天给我打电话的人?”女孩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苏茜。”

    “是的,”男人和她握手:“史蒂夫·罗杰斯。”

    “好吧,罗杰斯先生,”苏茜回忆了一下那场对话,她应该没有爆粗口吧,“你说想雇我去找一个人?”

    史蒂夫递给她一张信息简短的资料。

    少女低头看着纸上的照片,棕发男人神情阴郁,像一只不开心的浣熊,“我一直觉得巴恩斯先生长得很帅。”

    至于目前是国际通缉犯什么的就无所谓了。

    史蒂夫对这话很认同:“确实。”

    “……”苏茜有些纠结地看着他:“我能问一句,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吗?”

    “十天前九头蛇雇佣你去克利夫兰暗杀一个间谍,我们摧毁那个据点时看到了你的资料。”

    “好吧,我不知道雇主是谁,直到他们拒绝付我钱还派人杀我,那好像是他们组织内部的矛盾,目标也不是好人,如果我知道是九头蛇,我不会接那个任务。”

    “没关系,”史蒂夫像是安慰她一样低声说,“我知道,你的信誉很好。”

    苏茜想要谦虚一下,却还是忍不住翘起嘴角,“好吧,你已经有了巴恩斯先生的位置,为什么不自己去呢。”

    对方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资料上说你能避免任何形式的追踪,是真的吗?”

    她了然地点头。

    冬日战士作为国际在逃通缉犯,这几年换了不少地方藏身,各方势力都在盯着他,九头蛇想把他抓回去重新洗脑,政府首脑们却急着想要看到他被击毙的消息。

    美国队长亲自去的话,目标太明显了。

    在心急如焚的雇主的要求下,第二天早晨苏茜就抵达了巴塞罗那的机场。

    此时也算是旅游旺季,在机场就能看到许多游客,伊比利亚半岛的夏日要清爽许多,微风吹过凉意习习,满目苍翠的绿色,湛蓝的地中海倒映着灿烂的晨光。

    她看着谷歌地图坐车奔向另一座小镇。

    赫罗纳沿翁亚尔河右岸的山坡还留着古迹的断壁残垣,漂亮的屋顶和迷宫般交错的街道,通往教堂的石阶路旁绿树环绕。

    她下车走进镇上的集市,周围大部分都是在卖蔬菜水果,也有手工艺制品,道路有些拥挤,几百个人名不断晃动,从摊主到顾客再到附近公寓楼里的居民,整个集市如同字母汇聚的海洋。

    她放慢了脚步,开始搜寻字母j开头的名字。

    何塞,胡安,哈维尔……

    如果是在亚洲找人就好了。

    苏茜怨念地望着人流涌动的闹市,忽然捕捉到一丝微弱的金属摩擦声。

    自从她整个人脱胎换骨地改变之后,就对各种枪声或者上膛声格外敏感,这种手|枪套筒滑动的声音也不例外。

    苏茜悄然走出集市跑向传来那个声音的小旅馆。

    同时她打开了另一种透视。

    每个人名下面顿时浮现出了相应的黄色热成像,隔着墙壁和任何障碍物都能清晰看到他们的动作和状态。

    她看着传来打斗声的旅馆二楼。

    三道人影纠缠在一起打得非常激烈,家具碎裂和墙壁倒塌的声音相继传来,老旧的地板吱吱嘎嘎作响,这些被集市广播里的音乐所掩盖,一时居然没人察觉。

    苏茜在交叠的字母里辨认出“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见鬼,来晚了。

    他已经被不知道哪来的杀手找到了。

    随着颈骨断裂的声音响起,其中一个名字和身影迅速黯淡消失。

    剩下的那个大概是怕了,用未知语言说了两句话之后直接破窗而出,在人们的喊声中摔到了集市里,砸翻了一个摆着许多二手猎|枪的摊位。

    愤怒的摊主上去想抓住他,杀手一把推开老人,跨上一辆摩托车迅速启动扬长而去。

    摊主大叫起来,“他偷了我的车!”

    苏茜走过去替他捡起两把s686,却瞥见身边一把枪管细长的老式毛瑟步|枪。

    非常眼熟。

    那辆疾驰的摩托车已经远去了,很快就要拐上公路彻底消失。

    苏茜关掉透视,抓了一排7.62口径子弹压入弹仓抽掉夹片,举起手里的kar98k。

    缺口,准星,目标,三点一线。

    耳畔的喧嚣躁动刹那间远去。

    她扣下了扳机。

    震耳欲聋的沉重枪响回荡在闹市中,广播里还放着节奏明快的加泰罗尼亚歌曲,百多米之外机车上的人应声倒地。

    距离有些远,一般人甚至都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少女将手里的枪递给目瞪口呆的摊主,用西班牙语说:“赶快去拿你的车吧。”

    同时,那位前九头蛇的杀手站在旅馆二楼的窗边,显然目睹了刚才惊人的一幕。

    “好枪法。”

    他无声地说。

    她沿着街继续向前走,这里靠近布鲁克林边界,人员混杂暴力事件不断,据说三成居民都是黑帮成员。

    雇主给出的地址就在这前面,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货物被藏到了哪里,不过他们坚信这里有某种隐藏地图。

    相比之下,暴打欠债不还或者跟踪狂的流氓,甚至是五百米外将黑帮老大爆头之类的任务,就要简单多了。

    前方有一片整齐排列的厂房,夜晚时分灯光熄灭,只留下重重模糊的黑影,然而在地面之下,却有着星星点点的黄色在移动。

    苏茜放缓脚步盯着那些人的身影,发现他们确实是在地下空间里来回走动,有点像是巡逻,不过没有那么正规。

    “你,站住。”

    黑发少女莫名其妙地回过头,后方小巷里转出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正盯着她的脸,“你的钱包,手机。”

    苏茜白了他们一眼,若无其事地继续看向远处的厂房。

    男人伸手来抓她的肩膀,“臭婊|子!”

    他都没碰到对方的衣服,就忽然被攥住手指,紧接着一阵难以想象的剧痛从指间传来,“啊————”

    随着恐怖的骨骼断裂声,少女轻而易举地捏碎了他的食指,格洛|克漆黑的枪口指向另一个人,“别动。”

    后者想要伸手拔枪的动作立刻停止了,惊慌地抬起双手后退了一步。

    苏茜向着前方晃了一下枪口,“滚。”

    纽约真是个糟糕的地方。

    身后跌跌撞撞的脚步和低声的咒骂逐渐远去,她重新打开透视,热成像人影的鲜亮黄色如同浪潮般层层向远处扩散。

    街对面尽头的酒吧饭店,周围的居民楼办公楼,到处都是重叠晃动的人影,刺目的色泽几乎让人有些眼晕。

    忽然间,在遥远的百多米之外,眼角余光里一道身影划过空中。

    上千小时在孤岛上搜寻目标而练就的动态视力,让她能在第一时间定位视野内任何移动的目标。

    那道人影如同荡秋千般轻盈穿梭在高楼之间,他似乎是通过某种牵拉装置在建筑物间移动,速度很快,而且……有点让人羡慕。

    也许是变种人或者借助某种科技做到的?

    等等。

    正事还没做呢。

    这种工厂地图大部分时候都需要在晚上探索,毕竟白天车间里人流密集,她在远处都未必能发现某些身影是在低于地面的位置。

    周围的照明灯坏了大半,一排一排的厂房无声矗立在静谧的黑暗里,只有极为微弱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苏茜向着那些人影靠近过去,她很轻易地进入了工厂内部,找到了地下入口,车间里有一些造型奇怪的发电机,地上散落着动力管道,门上安装着繁杂的机械锁。

    这绝不是普通工厂能有的装置。

    她望着眼前的大门有些犹豫。

    这扇门后面大概有十几个配枪的人,从他们的动作来看,有的人似乎在检修什么设备,有的人似乎正在巡逻,还有人正在说话。

    “启动密码……无效……”

    “该死的……爱尔兰人……”

    这里的隔音效果远胜过普通的楼房,她在外面听不太清,只能隐约从几个模糊的音节判断对话。

    苏茜聚精会神地去听里面的声音,耳边忽然传来一道极为轻微的摩擦声。

    少女瞳孔一缩,迅速回过头,甚至都没有寻找或者瞄准的动作,转身时枪口就精准地指向了抓着电缆线吊在半空中的人影。

    对方似乎很惊讶她的反应,他的身影闪动,同时抬起一只手,向她发射了一堆不明的纤维物质。

    苏茜:“???”

    你是蜘蛛吗还吐丝。

    少女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忽然想起汤姆的话,皇后区新出现的蜘蛛侠……

    蜘蛛侠?

    她靠在车间的支柱后面,小心地避开地面上散乱的管道,眼中的黄色热成像变为绿色的骨骼透视。

    这个状态下虽然看不清对方的具体动作,但是能显示目标的武器装备名称。

    而透视结论是,对方根本没有带枪。

    对面疑似蜘蛛侠的人好像也发现事情不太对劲。

    他本来以为那个人是在门外站岗的警卫,毕竟她戴着如同恐怖分子的防毒面具,连眼睛上的视窗位置都一片漆黑,看着就相当吓人。

    不过,如果她和里面的人是一伙的,此时早就该开枪或者喊人,而不是轻手轻脚躲起来。

    两人几乎同时站了出来,黑发少女松开了握枪的手,格洛|克通过扳机护圈挂在她的食指上,枪口斜着指向地面。

    关闭透视之后,能看到年轻人穿着红蓝相间的紧身制服,面罩遮住了整张脸,贴身的材料勾勒出少年肌肉匀称的身材。

    “嘿……”

    “嘘,”少女竖起食指贴在面具前,轻声说:“我要那个机甲核心,其他东西随便你。”

    隔着一段距离,两人也都能听清这种耳语般的声音,不过他看上去很惊讶:“什么?什么机甲?!你是说像《环太平洋》里的那种机甲?”

    “……”苏茜有些怀疑地看着他,“你是来做什么的?”

    自从纽约大战的破窗效应之后,来自宇宙各地的外星人似乎都开始刷存在感,地球也仿佛变成了各种宇宙大佬的坟墓。

    同时各种外星黑科技也开始在政府与私人集团的手中流传,尤其是在最能招惹外星人的美国,黑帮拥有这些奇奇怪怪的武器相当正常。

    年轻人沉默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我知道他们有些……外星科技,而且他们正计划……”

    苏茜忽然听见一道极为微弱的悦耳女声,像是从对方的身体里传来。

    这个形容有点奇怪。

    “……扫描……目标特征……危险等级……联系斯塔克先生……”

    那是个如同电子合成音却多了几分真实情感的声音,听上去非常悦耳。

    少女的神情在面具遮掩下看不清楚,“你的ai在扫描我吗?”

    “你能听见?”穿制服的年轻人惊讶地看着她,“我是说,抱歉,我不是故意……有一些我无法关闭的保护程序会自动启动……”

    “好吧,没关系,”苏茜挥了挥手,“你想要做什么?杀了里面的人?还是毁掉他们的装置?”

    “杀……什么?不!”他有些慌乱地重复了一下这个有点可怕的动词,接着使劲摇头,“我会抓到他们,然后把这里交给警察……”

    “好吧,”苏茜摇了摇头,“你看,我们可以假装对方不存在,然后自己做自己的事,我也没打算把里面的人全干掉,让他们没法开枪就行了。”

    “等等……”

    不过,总觉得他的声音有点耳熟。

    她打开了人名透视。

    名称透视向来是目标真正的法律名,除非对方的户籍名字就叫“蜘蛛侠”,否则她是不可能看到这个词的。

    苏茜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她就是想看看这个可能是皇后区新义警的人叫什么名字罢了。

    然后她看见了……

    等等。

    这行字母好像有点眼熟?

    不就是之前的外卖小哥吗!

    彼得这个名字虽然很烂大街,帕克也不是多么稀奇的姓氏,但是连中间名都一模一样,就算是巧合,短时间里碰到两个名字完全相同的人……也不太可能吧!

    首都的街头到处都是靓丽的男男女女,外国人也有不少,他们也不算显眼。

    不过,苏茜看着金发男人的侧脸,总觉得他有点眼熟。

    他们离开了网咖,经过前台时小姐姐还意会地向苏茜眨眼睛,一副我全都明白的样子。

    “……”

    两人沿着街边的林荫路缓慢地走着,郁郁葱葱的树木摇曳出满眼绿色,吹面而来的风里卷着沙尘,空气和地面都无比滚烫。

    “15倍镜晃成云霄飞车你来一个试试?”

    苏茜被焦灼的战局和对面的天命圈弄得头疼,一把扯下耳机回过头看着门口, 低声嘟囔了一句:“真的吗。”

    包厢的门再次被打开, 金发男人从外面走进来。

    “绝对不止五秒了吧!”

    黑发少女深吸一口气,抱住自己的冰沙猛吸了一口,站起来对身后观战的人低声说,“抱歉让你等着,我们出去。”

    “麦地里两个幻影坦克, 我曰!”

    “姓苏的你弱智啊不去捡那个空投能死吗?老子数五秒你当场暴毙信不信!”

    他身材高大, 肩宽腿长,穿了一件地摊货风格的t恤,裸露的手臂肌肉蓬勃, 贴身的布料勾勒出健壮的胸肌。

    那个人戴着帽子和黑色的无框墨镜,脸廓俊美,线条棱角分明, 能秒杀一大批演员模特。

    “你瞎吗北边有个人!”

    “你这是什么大慈大悲观世音救世枪法啊!”

    苏茜看了他一眼, 换了英语:“……等这局结束。”

    四人包厢里也没有多余的座位, 对方愣了一下就站到她身后, 认真地看她打游戏,“好。”

    这是间高级的开黑包厢,吸音墙贴着暖色调的壁纸, 实木地板和星空色彩的吊顶,橘黄的灯光显出几分温馨, 不过气氛却非常爆炸。

    码字不易, 72小时防盗谢谢支持。

    苏茜无语地重新加入战局,“……打完这局我过去,或者他想进来等也可以。”

    “缩圈了!”

阅读[综英美]绝地科学家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十亿遗产[偶像练习生]Maniac-depressive这个反派萌吐奶[快穿]大唐之最强李元芳昧尸之谜浪寂天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