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遂遗愿清颜归故里遣仆人沈氏代理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周嬷嬷又道:“倒是有几个吵着要家去的,被王洪管事一阵吓唬,如今倒还算安分!”

    下面人闹着要家去的事清颜也又所耳闻,那些人肯在沈府做事,大多数是想着沈父生前官至正二品,沈家又是难得的仁义,如今沈父新丧,沈家又只有清颜一个女孩家,那些人想家去也不是没有理由的。想道这儿,清颜对沈氏道:“姑姑,既是他们想家去,强留下来也是个麻烦事。倒不如就此放了家去,把卖身契还给他们,再给几两银子做遣散费,也算全了这么久的主仆情谊。不过这事还得请姑姑出面帮忙料理,我毕竟年纪小,那些人不服我也是有的!”

    沈氏听得这样的话,叹了一口气道:“二哥在时,那些人挤破头想来府里,如今二哥走了,便这般急不可耐的要走,依我看也别让他们走,直接捆了送官府做逃奴处置才是。”沈氏越说越气愤,恨不得现在就处置了这些人,倒是清颜拉着沈氏的手道:“姑姑别和这些人置气,心不在这儿,留着最终也都是祸害。”说罢,便让周嬷嬷众人去了正厅,又吩咐让洪管事拿来了卖身契,便扶着沈氏去了正厅。

    清颜笑着道:“这个是自然的,我想着除了老宅和祖地之外,再在浔阳买几个铺子,田庄,这样也能添加一些进项,让他们跟着我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沈氏略顿了一顿道:“这倒是个好办法,既安排他们事做,也有了些许进项,倒是难为你小小年纪就考虑得这般周全。”

    正说着,素华便从院外匆匆走了过来:“太太,庄子上的管事来回话,说有几件事情需要太太拿主意,采英这会子让婆子们来请太太回去呢!”沈氏瞧了瞧天色,想着出府也有些时间了,便对清颜道:“府上事多,我且先回去料理,过几日我来接你去凌府住几日!”

    清颜摇了摇头,又朝着沈氏一拜道:“清颜知道姑姑心疼我,只是如今父亲新丧,我还在重孝期间,按礼是不能随意出府的。再者,那边府上还有老太太,若是有所冲撞,可真真清颜的罪过了!”

    沈氏只是心疼侄女,也没考虑到这些细枝末节,仔细想了想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凌老太太最是忌讳白事,若是清颜此时过府,怕是会惹老太太心中不喜,说不准自己还得落了埋怨,便拍着清颜的手道:“是姑姑大意了,既然如此便随你意,待三个月之后你出了重孝期,我送你回浔阳老宅!”清颜点了点头,又送了沈氏到垂花门,见沈氏走远,这才回了屋子。

    回屋后,清颜问周嬷嬷:“嬷嬷,府上还剩多少人?”

    周妈妈想着刚才那些人的模样,活像离了这儿就能攀上高枝似的,不禁愤愤道:“如今府上就洪兴一家,老奴一家,还有厨房马大娘一家,管着车马秦娘子一家,姑娘院里就只剩绮月一人!”

    清颜见周妈妈神色愤然,出声安慰道:“嬷嬷快别生气了,人少不见得是坏事,如今咱们府上已不如从前。父亲已经过世,沈家不需要太多的人,该走的便让他们走吧。过几日让洪叔去浔阳看看,可不可以盘下一些田庄,铺子,总要为咱们以后的日子做打算才是!”周妈妈点了点头,又把最近从浔阳一带打听到情形与清颜细细的说了起来。

    这边沈氏刚回府,采英便上前来道:“太太刚走,俞家就来人了,说俞太太前个儿过世了。现如今俞府只剩下俞姑娘一个人,老太太让人去接俞姑娘到府上,又让云珠来传话说,让太太收拾几间屋子给俞姑娘,看样子是要养在老太太跟前了。我想着这事要先问过太太,才做主让婆子去请太太回来。”

    沈氏听了倒是冷笑道:“只要不是上赶着做姨娘,养着又何妨。大姑娘那里不是还有空着的屋子吗,两姐妹住一处也好说话,又在老太太院里,陪着老太太也方便,何苦要费力捯饬几间屋子来。”

    凌老太太原是俞家的姑娘,早年有个庶出的侄女来凌府做客,却被凌子谦收了房。后来这俞姨娘难产母女俱亡,可沈氏想着那几年和俞姨娘的龃龉,对这即将来凌府的俞姑娘自然没什么好话。采英自是不敢私下议论这些的,默不作声地上前替沈氏换了件家常的衣裳,沈氏又问:“老爷可回来了?”

    采英一面替沈氏理了理衣裳,一面道:“俞永刚才过来回话说老爷和翰林院几位大人去喝酒了,估摸要晚点才能回来,让太太不必留饭。”沈氏点了点头,想着凌子谦喝了酒,怕他夜间胃里难受,又吩咐采英去厨房备一些暖胃的粥,好让他回来就能喝上。

    晚间,凌子谦一回府便去了沈氏处,沈氏还在榻上看着账本,瞧见凌子谦来了,忙让人去厨房张罗着。凌子谦见状问道:“不是让俞永传话说不用留饭了吗?”

    沈氏一面伺候着凌子谦梳洗,一面道:“我想着老爷喝了酒,便让厨房备了些暖胃的粥,老爷好歹吃点,免得夜里难受。”凌子谦瞧见沈氏细致的模样,心中倒是有些感动,拉着沈氏的手道:“难为你想着了,听说陛下的旨意下来了?”

    正说着,素华便拿着食盒在外间布置起来,凌子谦便抬脚去了外间,沈氏也跟着边走边道:“陛下让清颜出了重孝就回乡守孝,也没有说守孝后的事情,想必是见清颜自个儿的意思,我想着等清颜除了服便把她接到府里来照顾。”

    凌子谦想了想道:“既是如此,回乡时你去送送她,帮她料理料理府上的事情,总归是个孩子,很多事情又不好便插手。咱们也多照拂她一些,别让她受了委屈。”

    沈氏听着凌子谦这话,心中更是满满暖意,笑着道:“瞧老爷说的,清颜是我的嫡亲侄女,我自然是不会委屈了她的。”

    凌子谦点了点头,便坐在桌边,刚端着粥浅尝一口后又放下道:“我听说,俞家表兄的女儿也要进府了,你也看着打点些,毕竟是老太太侄孙女,别怠慢了!”沈氏听了这话虽心中不太乐意,却还是笑着应了。

    清颜这边却忙着让洪兴去浔阳买些田庄、铺子,又让周嬷嬷先回老宅去料理着。一晃便是三月后,清颜出了重孝期,便让绮月撤了府上的白帆,又让人先整理好箱笼,选了个吉日便准备回老宅了。

    到了回乡这日,清颜一早就吩咐绮月先去打点,自己却沿着抄手游廊一路走到了沈父生前的院子。自沈父过世后,清颜便日日来打扫院子,如今院里的一切一如沈父生前的模样。清颜看着这里的一草一木,想着日后回了老宅,这沈府必是要易主了,这院子将来也不知是什么样了。想到这儿,又不禁落下泪来。

    沈氏这才叫了周嬷嬷进来吩咐道:“今日要家去的你都记上,无论签的是活契还是死契,都把卖身契给他们,再给几两银子做遣散费,不过以后无论是沈府还是凌府,皆不用这些人。”

    周嬷嬷应了声是,沈氏又吩咐了几句便让众人散了。待众人走后,沈氏才牵着清颜的手往内院走去,一面道:“如今府上所剩人不多了,该如何安排你心里也要有个数!”

    沈氏此话一出,下面的仆人皆是交头接耳的,却无一人敢站出来说话,周嬷嬷瞧着前几日闹事的几人,冷笑道:“这原是主家恩典,若日后想要家去的,便要做逃奴处理了。”

    众人听了这话,便都不做声了。沈氏也不急,只静静地坐在屏风后,须臾便有人走了出来跪下道:“三姑奶奶体恤小的,小的不盛感激,确实因为家中生计艰难,不得已才.....”

    既有一个走了出来,后面便是一群人都跪了下来,清颜知他们当中确是因为家计困难,才不得已选择家去,又想着终究是主仆一场,便让绮月去取了些银子,又向沈氏道:“姑姑,把卖身契还他们罢!”

    下了马车沈氏便径直去了清颜屋里,只见清颜倚在窗边条案上看书,见沈氏来了,忙放下手中的书,走到沈氏面前蹲身一福道:“姑姑!”

    沈氏拉着清颜的手,看着她不似前几日一般,心中倒是有些宽慰,笑着道:“前几日你姑父给陛下递折子,陛下话里话外都是要思量几番,怎的今日旨意突然就下来了?可说了什么时候回乡?”

    清颜一面扶着沈氏坐在榻上,又吩咐绮月上茶,一面道:“今日我接到旨意之时,也是有些不解,倒是传旨的宫人们说,是淑妃姑姑上书给陛下,陛下这才下的旨!说是过了三月重孝就回去!”

    正厅中已经用屏风将屋中隔断,清颜和沈氏坐在屏风后。看着众人清颜心中倒是有些微微的感叹,沈氏瞧着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复又跟周嬷嬷耳语了几句,周嬷嬷便站在屏风前道:“姑奶奶和姑娘来了!”

    众人忙是跪下请安,片刻沈氏便道:“各位都是跟随我二哥多年的人,这些年府上也亏得有你们替二哥打理着,如今二哥既已过世了,我想着,你们若是能有好的去处,我也不好耽误了大家!”

    周嬷嬷听了立时上前回道:“回姑奶奶的话,老爷跟前的洪兴管事管着外院的事,老奴管着内宅的事。”

    沈氏点了点头道:“洪兴和嬷嬷你是府上的老人了,你们管着我也放心,这几日可有闹事的?”

    沈氏听了这话才大悟道:“原来是长姐帮忙从中斡旋,既然陛下的旨意下来了,你也该提前安排着才是。”

    “姑姑说的是,所以今日请姑姑过府是有一件事要劳烦姑姑帮忙呢!”清颜看着沈氏事事为她着想的模样,心中十分感激,见绮月端着茶上来,又亲自接过奉于与沈氏。

    片刻后,素华便带着周嬷嬷进来了,。周嬷嬷见沈氏坐在榻上,蹲身道:“给三姑奶奶请安!”沈氏抬了抬手,又让素华拿来一个绣墩让周嬷嬷坐,待周嬷嬷坐定后又问道:“陛下的旨意说了什么?”

    周嬷嬷瞧见沈氏心急的样子,知她是真的担心自家姑娘,笑着道:“陛下只让姑娘回乡守孝,并未提及守孝后的事,想来是看姑娘的意思。”沈氏得了这话才算放下心来,复而又听周嬷嬷说道:“姑娘想请姑奶奶过府一趟,说是有要事想请姑奶奶帮忙拿主意。”沈氏点了点头,让采英去凌老太太处通秉一声,又吩咐人去套了马车,这才带着素华便去了沈府。

    沈氏含笑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复又放下道:“你这丫头,还跟我客气上了,你且说是什么事。”

    清颜这才笑着道:“府上仆人众多,爹爹过世我自知没有能力养他们的,所以想请姑姑出面,他们愿走的便放他们走罢,不愿走的我们也早些安排了,倒是省却了一些麻烦事!”

    沈氏想了想道:“合该如此,你一个姑娘家不方便管着外院的事情,若是那起子无法无天的,仗着二哥的名声在外胡作非为,岂不让二哥蒙羞。”说着,又向周嬷嬷招了招手:“如今府上的事物是怎么管着的?”

    次日,凌子谦将奏折面呈文帝,文帝细细瞧了一番,想着沈父追随自己也有数十年了,况且他又是淑妃的亲弟弟,心中不免有些缅怀。复又想到太后有意教养清颜,这本是对沈家的恩宠,却不明白沈父为何有推辞之意。于是便将折子留中不发,只道要思量几日,并未给凌子谦准信。

    清颜正在看书,听得沈氏跟前的素华传来这话,也不怎么在意,依旧伏案看书去了。倒是沈氏因着这事不安了几日,也不知文帝究竟是何意。这日,传旨的宫人到了沈府,清颜让洪兴焚香设案接了旨,这圣旨上并未提及让清颜进宫,只让她回乡守孝,另又赏了好些东西。清颜得了旨意,思忖着陛下并未明说守完孝后的事,想着必是让自己作主了。想到这儿清颜忙差周嬷嬷去凌府给沈氏报信,又让她请沈氏过府说有要事相商。

    沈氏听闻有旨意传入沈府,正彷徨不安之际,又有小丫头来报:“太太,沈家的周嬷嬷来了!”沈氏想着定是有消息了,忙道:“快请!”

阅读浮生梦之闺怨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贵女翻身法则渡劫老祖现代生活指南爱情欺诈指南偶像练习生之心跳请等等我天下第一道士伏羲诡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