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黎明之剑》
黎明之剑

第389章 国王流的血

“这里应该就是当年他们研究暗影界本质的地方吧,”琥珀晃了晃脑袋说道,“这个坑是当年建造出来的固定传送门,暗影玺戒是当年的研究人员用来‘开门’的工具?”

“或许吧……但我更好奇的是,这些研究为什么要在‘忤逆要塞’中进行,”高文说出了自己的疑惑,“这座要塞的存在目的是寻找人类在魔潮中的出路,难道说……当年的刚铎学者们,认为这出路之一就是暗影界?”

琥珀眨巴着眼睛想了想,呼呼地摇着头:“这我就不知道了——虽然我能进去暗影界,但我也不知道暗影界会不会受魔潮的影响啊。”

高文:“……”

这个精灵之耻在承认这种事情的时候果然是不要脸的么?

看着琥珀一脸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模样,高文只能撇撇嘴,随后上下打量了眼前的半精灵一眼:“话又说回来……你有没有想过,你跟这个暗影实验场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谈到有关身世的话题,琥珀收起了脸上嬉皮笑脸的模样,她静静地看了那圆形凹坑一眼:“我不知道……虽然在看到那道空间裂隙,看到弗朗西斯二世用暗影玺戒开启空间裂隙的时候,我就想过这方面的事……但我一点头绪都没有。说到底,我那连面都没见过的父母也只不过给我留下了一枚戒指而已,谁知道那戒指是什么意思,真的跟我身世有关?还是只不过是为了让捡到我的人能看在戒指的份上给我口饭吃?甚至……或许我的父母也只不过是两个小贼而已,那戒指就是他们偷来的,捡来的,随手放在我身上的,毕竟那戒指在没有启动的时候看起来也不怎么值钱……”

“你的养父,还有皮特曼,他们对你的身世一点都不知道么?”

“他们上哪知道去,”琥珀笑了起来,貌似很轻松的样子,“我的养父就是个小偷,自称南境最强的潜行者,但一辈子除了小偷小摸什么都没干成过,皮特曼叔叔……不用说了,你都知道,虽然有些本事,但满脑子的坑蒙拐骗……”

“皮特曼啊……”想到领地上那个整天混日子,但实际上不但破解了神力逆变阵的秘密,还主导建立起整个炼金工业项目,同时貌似有着很多神秘学知识的德鲁伊,高文摇了摇头,“他可不简单。”

“领主,照明点设置完了——只能先设置这么多,我们携带的魔网单元不够。”

索尔德林的汇报打断了高文和琥珀的交谈:虽然在私下里这位高阶游侠和高文会以老友相称,但在说起正事的时候,索尔德林还是坚持要称呼高文为“领主”的。

高文环视了这座巨大的洞窟一眼,看到从洞窟入口到中心台地这一段路上都设置了照明,并且在一些较为干燥的区域也有临时设置的魔晶石灯,他微微点了点头:“先撤离吧,之后再另行组织探索队伍对整个洞窟进行检查。全体返回。”

第二天,塞西尔领的战前动员会议如期召开了。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各个部门主管,高文没有任何隐瞒,直截了当地说道:“诸位,安苏将面临一场战争——国王弗朗西斯二世在昨夜遇害了。”

他也曾犹豫过要不要把这个惊人的情报这么早就说出来,但在会议召开之前,他下定了决心。

这是一次只有政务厅各部主管才能参加的会议,与会者每一个人都决定着塞西尔社会一部分主要机能的运转,于情于理他们都有知晓这份情报的资格,其次,高文之所以让赫蒂提前召开这次会议,就是因为他在头一天晚上看到了长风要塞的那场大火,听到了琥珀带来的情报,他是在知道国王遇刺的前提下召集这些人的,最后,高文也觉得是时候让所有人都明确未来的走向了。

尽管政务厅里几乎所有高层都知道塞西尔这台庞大的社会机器不会偏安在黑暗山脉脚下,但这层窗户纸,还是要捅破的。

果不其然,高文的这句话直接在会议厅里引起了轩然大波。

甚至就连昨天晚上便知晓情况的拜伦和菲利普两位骑士,也露出了凝重的模样。

因为直到此刻,他们才敢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

“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高文抬起一只手,现场立刻安静下来,他接着说道,“动手的不是提丰人——是万物终亡会的邪教徒,以及和邪教徒勾结在一起的埃德蒙王子。并且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东境公爵也置身其中!”

高文听到这回答忍不住瞥了琥珀一眼:“你这倒是有理有据,但说了跟没说一样——你不是号称暗影大师么?我还以为你对暗影界的了解起码要比我多呢。”

琥珀叉着腰振振有词:“所以才说是‘号称’啊!”

“我明白了……”高文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不过话说回来,暗影住民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他们是有自己社会的么?他们是暗影系的‘元素生物’?”

很多暗影方面的研究者都知道暗影住民的存在,就连高文?塞西尔这个并非魔法师的人,也因博闻广识而了解一些关于暗影住民的秘闻,可就如高文所知的那样,大家了解的只是“秘闻”而已,暗影住民这种特殊的、有着人类形态但却和人类明显不同的生物对所有学者而言都是个迷,由于其强大的进攻性以及暗影界本身的诡异性,从未有人成功和暗影住民建立过交流,而且由于暗影住民在现世界不能长时间稳定存在,也从未有人成功“捕获”过他们。

听到高文的问题,琥珀把手放在下巴下面像模像样地思考了一下,随后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我怀疑他们起码有文明——他们都穿着衣服呢!”

提丰皇帝也需要他死,因为提丰需要安苏爆发内战,高文几乎可以确定,提丰会在这之后静静地旁观安苏的国内战争,直到这个古老王国彻底分崩离析为止;

北境的维尔德家族,那位维多利亚?维尔德女公爵,她是否也需要国王去死呢?弗朗西斯二世是第二王朝建立以来最难控制的一个国王,虽然这位国王看似隐忍妥协,但他那隐忍之下是极端的坚韧和狡猾,他用了近四十年来一点点挣脱维尔德家族的控制,维尔德家族是否也早就想换一个更听话的国王呢?比如威尔士?摩恩……

许多把尖刀都插在弗朗西斯二世身上,而万物终亡会,只是把这位国王朝那些尖刀稍稍推了一把。

“你能和暗影住民交流么?”高文好奇地看着琥珀的眼睛问道。

琥珀摊开手:“你要是觉得两个人对着说梦话也能叫做‘交流’的话,那我就算能和他们交流。”

“我是这么判断的,”琥珀点点头,“但那个空间裂隙明显很不稳定,暗影住民通过的话还好说,现世界的人通过时就会引起通道快速崩塌。”

“……暗影玺戒是古刚铎帝国的遗物,这个暗影实验场也是古刚铎帝国的造物,它们之间一定有联系……”高文环视了这座巨大的洞窟一圈,满脸思索神色,“即便在刚铎时期,人类对暗影界的研究也不是很深入,顶多到了可以在暗影界张开一小块‘异空间仓库’,把某些重要物品存放进去的程度,但对于暗影界的本质以及成型原因,学者们始终没有明确结论。”

所以安苏的第二次内战就和安苏-提丰战争一样,是历史的必然,但不同的是,后者已经被推迟,前者却在弗朗西斯二世倒下的那一瞬间成了定局。

国王流的血要用整个王国的血来偿,任何人的呼吁、号召、奔走以及揭示真相都是苍白无力的,哪怕是高文这个“老祖先”说话,这时候也不可能有任何人会听,事实上哪怕有些人听了,也会故意装作听不见。

埃德蒙需要他死,不只是因为需要一个掀起内战的理由,更因为那位王子要铲除王室中最大的“妥协者”,并用国王的死来最大限度地激发国内贵族的义愤,好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起兵的权威;

东境公爵需要他死,因为公爵效忠的从来都不是国王,而是埃德蒙王子,或者说是一个能够重新回到第一王朝时代的“摩恩王室”;

暗影实验场中,留在此地的人员仍然在进行一些收尾工作。

提尔收起了自己的海魔形态,并召唤了一个大水球开始一点点清理克莱门特死掉之后留下的那些令人作呕的残骸,索尔德林则带着自己的钢铁游骑兵队员们开始在暗影实验场的各处设置照明灯光——这些战士经历了提尔海魔形态带来的精神冲击,差不多每个人都过了三次以上的san check,这时候全都san值全满精力充沛斗志昂扬,就连工作效率都提升了一倍不止……

高文则和琥珀一起来到了暗影实验场的中央,看着平台上那处圆形凹坑,高文若有所思:“也就是说,在暗影界的对应位置,这里有一个不稳定的裂隙,当有人在现世界启动暗影玺戒的时候,那个不稳定裂隙就会在现世界打开一道空间通道,并将暗影住民召唤过去?”

高文并不是热血上头的年轻人,也不会抱着天真单纯的想法来看待即将到来的战争——所以即便意识到万物终亡会的行动,他也丝毫没有用一腔热血来号召和平的想法。

在搞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高文就意识到了,这场内战虽然说是万物终亡会所期待的,但却绝不是万物终亡会这么个邪教团体就能一手推动的——它是历史趋势的必然产物,就如安苏和提丰必将爆发的战争一样必然。

弗朗西斯二世倒下了,杀死他的是万物终亡会的高阶主教,策划者是他的儿子,但那位老国王并不只是死在这两个人手上而已,他的死,是好几个势力共同博弈和推进的结果。

阅读黎明之剑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