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黎明之剑》
黎明之剑

第265章 运转起来的网

当然,训练还远远没有结束,他们的读写技能和专业的隐秘行动知识都是半吊子中的半吊子,但在大半个月的体能锻炼和充足的营养供应下,这些人起码明面上已经像那么回事了——能站直,能走稳,能镇定自若地假装是商人、骑士学徒、法师学徒并和人交谈,这已经足够执行第一个任务。

在任务宣读完之后,琥珀分配了人员行动的批次以及各自负责的方向,随后将来自高文·塞西尔公爵的证明文件挨个发到他们手上。

“拿着这些证明文件,你们就是受公爵委托、在南境从事各种工作的体面人,你们可以出入各个城镇而不用担心受到盘查,但至于你们要如何把人带回来……那就是对你们的考验了,”琥珀看着手下人带着兴奋翻来覆去地检查拿到手上的证明文件,站在台上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们会得到一笔行动资金,这些资金足够你们用购买假证明、伪造雇佣文书、收买卫兵之类的方式从别的贵族领地上捞人,但记住,你们回来的时候我会检查你们剩下的钱——剩下的越多,你们就能得到越高的奖励,但剩下钱最少的十个人,我要你们在脑袋上顶着南瓜绕着整个骑士街跑十五个来回!在中午人最多的时候跑!明白没有?!”

“这种药水我听说过,是南边那个开拓领生产的吧?”行会负责人听完了鲍勃的话,微微皱着眉,“据说比正规的炼金药剂差一点,但价格便宜到不可思议……这东西真能有你说的那么好?”

“你可以问问我旁边这个勇士,”鲍勃侧开身子,指着护送自己的一名佣兵,“他可是用过药水的。”

“老金牙,我可以作证,这玩意儿真是好东西!”那看上去足足比鲍勃高出一个头的佣兵战士咧嘴笑了起来,“看见我脖子下面这个新疤了没?要是没这种药水,现在你就能看见我的名字被刻在你身后的那块木板上了!”

“在佣兵行会里租个柜台来卖药……这事儿以前可没人办过,”行会负责人对自己所认识的佣兵显然是比较信任的,但他仍然有些担心,他看着眼前的行商,“你得确保你真能稳定供货,而且药水质量跟你说的一样——佣兵大多可是暴躁脾气,我可不想等他们闹事把你的柜台砸了,到时候我还得找人把你从地上铲起来倒出去。”

“商人是讲信誉的,”鲍勃随手从怀里一掏,摸出了商会的一份供货协议,拍在柜台上,“你自己看看,这是我跟塞西尔公爵签的文书——公爵亲自签名的!你总该认识这个徽记吧?”

就这样,一桩生意谈妥了。

看着自己带来的那些护卫在结算完佣金之后各自离开,鲍勃眯起眼睛,仿佛看到整个佣兵工会里都是行走的银币,他开始期待着自己攒够钱财,在卡洛尔领地上购下属于自己的铺面,成为坐商的一天,根据帕德里克先生的承诺,塞西尔商会将对每一个准备购置铺面的经销者提供一笔额外的金钱援助,并会视情况派人员前来协助——鲍勃清楚得很,那前来协助的人员其实就是公爵大人的眼线,是来盯着自己的,但那又有什么问题呢?

从成为塞西尔商会成员的那天起,行商鲍勃就知道自己是在经营公爵的产业,甚至自己也会成为公爵产业的一部分,而有哪个贵族会不派人盯着自己的产业呢?

只要有切切实实的金币和银币,成为贵族的鹰犬没什么不好的。

南境中部地区的卡洛尔子爵领,行商鲍勃将作为样品的三瓶炼金药剂摆到了佣兵行会的柜台上,并对眼前打过几次交道的行会负责人解释着这些药水的来历和效果,而在他身后,则是从康德领一路把他护送至此的几位佣兵战士。

一个跑到佣兵行会推销药水的商人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在大厅里烤着壁炉等待生意的佣兵们正把视线转到柜台方向,而这正是鲍勃希望看到的——不管眼前的负责人对这些药水感不感兴趣,他都成功引起了佣兵们的关注,这才是他的本来目的。

很快,这些商人们就发现,签约加入这个商会并不像想象中的风险巨大——塞西尔公爵并不像其他贵族那样只是找个借口来盘剥商人们的利益,他没有克扣货物,也没有巧立名目收取高昂的额外费用,作为公爵代表的帕德里克会长完全按照契约规定的标准向每一个经销商提供充足而且优质的货物,并且在分成利润的时候公允到不会算错任何一个铜板——这真是梦幻般的好事情。

很多商会成员在好奇,好奇那些包装整齐、质量稳定、数量庞大的炼金药剂到底是怎么生产出来的,但这显然是塞西尔公爵的秘密,聪明的商人不会妄图去打探大贵族的隐私,他们好奇归好奇,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履行商人的本分,专心去思考该怎么用这些药水换来充足的利润。

塞西尔商会在契约中规定了药剂的经销价格和分成方式,这些内容是不能随意改变的,但至于如何快速把药水卖出去,这就是做了一辈子生意的小商人们所擅长思考的了。

而他所接受的训练也是同样的不可思议。

他还记着不久之前,自己一干人等被昔日老大带到了这个不可思议的地方,随后便被关在了一个看上去像是军营的设施里,每个人都惴惴不安,猜测着这里的大贵族究竟想让这样一群阴沟老鼠去做什么,以至于要把人关在军营里面——如果不是有老大露面,这些人恐怕在第一天就会打退堂鼓了。

随后,就是紧锣密鼓的训练和……教育。

所有人异口同声:“明白!!”

疤脸安东和第一批军事安全情报局训练生带着公爵的证明文件出发了,而与此同时,大量携带着“塞西尔炼金药剂”的商人们已经开始在整个南境流动,他们原本是松散的自由行商,在各地活动而且毫无组织,但在帕德里克的奔走努力之下,行商们一个接一个地被收买、说服,面对利益的引诱和公爵名望的威压,他们签下了以姓氏起誓的契约,成为了塞西尔商会游走在外的触角。

有肉汤,有面包,有鸡蛋,而且一切都还管饱,还有新衣服,宿舍也保证暖和,可以说那位仁慈的领主把最好的生活条件都给了大家——只要求大家按照他所设定的规矩去训练和学习就行,这是一笔相当划算的买***起在冰天雪地里饿肚子等死实在是好的太多了。

所以疤脸安东和他的伙伴们都坚持了下来,尽可能地学着那些知识和技能,现在那些曾经一无是处的家伙已经学会了按时洗脸洗手洗澡,学会了把衣服穿戴整齐,学会了怎么伪装身份和人相处,而至于如何在这个过程中察言观色和传递情报……那是他们的老本行。

每天,都有不同的教官来向这些人灌输各种各样的知识和技能,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只是基础,还有人来教他们怎么使用刀剑和一些神奇的魔法道具——这些课程都是由一些看上去像是士兵的人来教导的,而到了下午,还会有看上去不像士兵的、据说是夜校教师的人来教导他们读书识字以及计算,甚至一些简单的社交礼仪。

这些东西学起来很艰难,绝大部分人压根就不想去学,他们从未想过自己有需要接触这些知识的一天,读写能力对于阴沟老鼠而言是没有必要的——疤脸安东一开始也这么想,但最终,每个人都硬着头皮学了下去。

但在这片土地上,他意识到自己的见识终究是太浅薄了。

轰隆作响的机器,纪律井然的军队,精神抖擞的领民,高效有序的官员,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

因为如果不学,等待他们的就是几乎会把人操练到死的惩罚性体能锻炼。

更可怕的是,琥珀会亲自来监督他们——大姐头的威严让所有人都不敢升起反抗之心。

没日没夜的训练,没日没夜的学习,锻炼身体,练习格斗,使用兵器,读书识数,疤脸安东和他的伙伴们从一开始的苦不堪言,用了不到两个星期就渐渐适应过来,而在适应之后,他们觉得这样的生活其实也还不错——训练强度虽然很大,这里的领主却保证了每个人天天都有肉汤和面包吃,不管这些人在训练一天之后能吃下去多少东西,安东和他的朋友们都从没有饿过肚子。

在塞西尔领度过的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是疤脸安东人生中最不可思议的一段经历。

他在南境莱斯利领某个边陲村落的阴沟里出生,在混混和乞丐窝里长大,混迹于社会最下层的人群之中,他偷过,骗过,也曾努力工作过,他跟人打过无数架,也曾被人打的惨不忍睹,他跟着一个瞎眼的落魄佣兵学过几手不入流的潜行技巧,但因个人天赋所限最终也没能成什么职业者,他曾经给人当过很长时间的打手,但后来又凭借着一膀子力气和那点暗影能力成为了阴沟里的“上等人”——变成了一个烂酒吧的老板。

他自诩已经见多识广,不管是社会最底层的肮脏破败,还是贵族们的灯红酒绿,他不敢说都经历过,但他敢说自己都见过——起码远远地看见过。

阅读黎明之剑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