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地灵曲》
地灵曲

第十二章,真假小分队

这下可忙开了,胡营长要是没了死了我们的安全将会受到很严重的威胁,我和胖子只能自保,阿夏,黄显生和撒小米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绝对不能让胡营长就这么死在这,阿夏摸着胡营长的脉搏,待了一会跟我们说:老胡的情况只是失血过多,他并无大碍,我们照顾好他就行。

没想到阿夏还会诊脉,阿夏说:我的外公就是一名郎中,专治各种疑难杂症,我小时候曾经跟着外公去过乡下,外公给穷人看病从来不收钱,我就是那时候学了点本事,之后外公就去了大医院做医生,现在退休赋闲在家。

过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胡营长再次醒来,胖子拿了一条烤好的鱼递给胡营长,胡营长真的是饿急眼了,三两口就把整条鱼瞬间吃光,胖子又回去拿,我把刚刚烤好的递给胖子,胖子对我说:老左,这个老胡够能吃的,我都没看到他怎么吃他就吃完了,照这个速度,你手里这两条鱼不够。我就让胖子先去拿给胡营长吃,胡营长吃完第二条还要。

胖子又是左右攻击,上下翻飞。我利用胖子的空隙就用短刀直接发起攻击,胡营长眼看就要招架不住了,我一个扫堂腿直接把胡营长撂地,胡营长被我和胖子生擒。

其他三个人听到动静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就急急忙忙赶过来,黄显生对我和胖子说:小左,小王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不要这么对胡营长,他是有着赫赫战功的军人,你俩赶快放开他。

我就跟黄显生说:黄老,咱们眼前这个根本就不是胡营长,胡营长的功夫你我都是清楚的,前几天你难道忘记了胡营长在成都和我还有胖子的大战了,那时候胡营长几乎没怎么用力气,就把我和胖子治的服服帖帖的。现在眼前这个胡营长根本就不是我和胖子的对手,他是假的。

阿夏和撒小米还有黄显生简直不敢相信我说的话,胖子使劲拧了一下被我们擒拿住的假胡营长,然后就问:你到底是谁?说,不然胖爷我就把你的手碗拧成麻花。

疼的假胡营长声音都变了,然后直求饶,胖子见他还是不老实,直接拧断,我就听到清脆的“咯吱”一声,假胡营长的手腕断了,不是脱臼,是粉碎性骨折。然后我再次问:到底说不说,不说我们就把你的另一只手腕拧断。

假胡营长还是不说,胖子就对我说,对付这种人我就一个办法,叫他生不如死,不怕他不说。胖子拎起假胡营长的另一只手腕直接就拧断了,然后就继续说你说不说。

假胡营长的嘴巴真的是够硬的,然后我就跟胖子说:以前我听过一个说书人讲过一个故事,那是明清十大酷刑之一,名字很好听叫“红焖舌头”,胖子你想不想试试?胖子嘿嘿一笑说:这个我真的想试试,要怎么办?

我就说:你把那边取点木炭,带点火星的更好。胖子照我吩咐就去办,然后拿过来好几个问我要怎么做,我就说:胖子,我先把他的嘴巴弄开,然后你就用炭火直接伸进他的嘴巴里,他不是不说吗,这回我让他以后都说不了话。

胖子拿着一个带着火星的木炭,而我就把假胡营长的嘴巴使劲的撬开,不配合我就用炭火去烫他的皮肤,这个假胡营长真够能忍的,愣是没开口。我也不着急,我就跟胖子说,你来把他的蛋蛋挤破一个,在不张嘴另外一个也挤破。

假胡营长一听我的这些馊主意一个比一个阴险毒辣,我邪恶的笑着:跟你们比起来我们就是小巫见大巫,我们只不过是保命,你们的目的就是害人,说吧你是谁,为什么要假扮胡营长,你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假胡营长这才开口说:我们一路尾随你们,然后洞口的封门石是我们故意放下的,目的就是不让你们逃走。

胖子就问:你们有多少人?领头的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们?为什么要打扮成我们的模样?

假胡营长说:我们一共······,然后假胡营长直接愣在当场,胖子就问:一共什么?赶紧说。我急眼了直接从上去想要质问,刚一碰到假胡营长他就倒地身亡。

胖子大叫一声:不好有埋伏,大家赶紧躲避。

慌忙之中我跟在胖子的身后,知道胖子经历了不少,有着丰富的社会经验。过了大半天也不见有任何的动静,我就跟胖子说:这哪有什么埋伏?你是不还是在吓唬我们?

胖子跟我轻声说:老左你不知道,这是江湖中常用的伎俩,叫做“无影针”,此暗器犹如头发丝,是一种钢针,能穿透衣服直接命中死穴,我觉得这个假的胡营长就是中了无影针。据我所知这种暗器已经绝迹了,怎么会在今天出现?

我知道胖子是位我好,也是为大家好。过了大半天没有动静,胖子跟我说:我们去看看尸体。说完我和胖子起身去过,突然发现假胡营长的尸体已经突然不见了。

胖子大惊失色对我说:这这,这是什么时候没有的?刚才你看到这有人了么?我就跟胖子说:刚才不是你在我前面吗。我啥也看不到。胖子说:见鬼了,真他娘的见鬼了。

这时候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我和胖子,我就发现还有三位,阿夏,撒小米和黄显生。躲在我身后的阿夏跟撒小米还有黄显生也跟着出来了,我擦!现在同时出现了和我们6个一模一样的人。胖子看到对面的黄显生,不是假的黄先生之后,就对我说:老左,这个就是刚才袭击我们的人,怎么办?我就说:现在我们5对5,公平。

假阿夏就开口说话了:现在我有个提议,我们双方各派出两位代表进行对决,赢得一方把输的一方干掉,这里面的东西归赢得一方,怎么样?

我们这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面面相呎。然后阿夏开口说:这里面的东西都是国家的,都是我们中国的国宝,它不属于任何人,是属于全中国的。

假阿夏哈哈大笑,然后对我们说:别跟我这说空话大话,这里山高皇帝远,就凭你们几个也想跟我斗?

胖子看到对面如此的嚣张,就要过去,我拦住了胖子说:现在敌人实力强大,我们处于下风,现在不是硬拼的时候,看看阿夏接下来怎么办?

阿夏跟黄显生说:现在我们怎么办?是逃走还是迎战?黄显生明显是有些萎缩,战战兢兢跟阿夏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先躲起来,然后看时机在说。

假阿夏似乎是知道了我们的谈话,就说:想逃命,恐怕没那么简单吧,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接招吧。二话不说那个假的黄显生就冲了过来,直接奔着我和胖子。

胖子知道今天这场硬仗是躲不过去了,就对我说:老左,今天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爷的了,妈的老子拼了。说完拿着金刚伞就冲了上去,我拔出腰间的短刀,跟在胖子后面。

我这两下子我自己清楚,没有什么真本事,以前我还晕血,现在这几年倒是不晕血了。我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其实我是很向往和平,安安静静的生活。

胖子则不然,在琉璃厂潘家园一带是有名的惹事精,地痞流氓都惧怕胖子,所以这几年做生意别人看到我们这么赚钱是相当的眼红,但是出于对胖子的忌惮所以是敢怒不敢言。

胖子上去就是狠招,但是过了不到十招,假黄显生就找到了胖子的致命点,胖子上身功夫不错,可是下盘就明显不行,假黄显生看出了破绽,直接把胖子干翻在地。

我是一看到胖子首先败下阵来,心里就发慌,我就直接拿着短刀开始胡乱的刺,没两下就被对方一脚踹出很远,直接踹飞我。我疼得直不起腰,浑身就跟散架一样。

胖子在地上大叫一声:你们看动物世界呢,还不赶紧跑逃命,等着死呢啊!这时候黄显生和阿夏才反应过来,也顾不上我和胖子了,拉着撒小米就胡乱的跑。

胖子被揍的满脸是血,一只眼睛被打成了青色,脚牙掉了两个,可是胖子还是拼命阻挡了他们一会,为了我和黄显生他们逃命赢得了时间。

我直接爬起来钻进了那个黑漆漆的山洞,顺着地下暗河开始逃命,一边跑一边想胖子你一定要挺住,胖子你不会有事的,胖子你要挺住啊!

冰冷的河水使我冷静下来,妈的胖子怎么脱身呢?想到胖子肯定会被他们打死,我使劲抓住了头大,发疯似得发泄心中的不满,愤怒。妈的我们是被人利用了,这到底怎么回事?还是这些人是守护古墓的,还是盗墓贼。

所有的这些问题一股脑全部灌输到我的大脑里,不对,他们肯定都是盗墓贼,为什么这些人跟着我们,我就一点没有察觉到呢?我要该怎么办?

关键时刻胡营长还不在身边,这叫我怎么办?

我还是返回去救胖子,当我再回到那的时候,已经没有了胖子的踪迹,那群假的我们也已经消失了。我心中的紧张情绪慢慢的恢复了下来,胖子去了那?黄显生他们去了哪?

我们生的那堆火还在燃烧着,我不敢上前靠近,就怕有敌人在附近等待着我的出现,那我就是个傻子。

这时候我的身后有人轻轻地拍了一下我,我吓得浑身冒出冷汗,就惊恐的问:谁?后面的人说话了,回答说:是我老胡。我心里默默的说:老胡?那个老胡?我就哆哆嗦嗦的轻声回答:老胡,你是从哪来的?

胡营长骂了一句:左立业你他妈的在说什么胡话。接着我就判断我身后的是真的胡营长,然后我就转头,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胡营长精神抖擞,手里拿着那把熟悉的手枪,我就问胡营长:你刚才去哪了?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我们遇到了一群和我们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然后胖子拖住了他们,让我们四个逃命。

胡营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情况我都知道了,我一直在暗中看着这一切呢,你放心黄老他们三个非常安全,我找你就是商量一下营救胖子的事情。

我一听胡营长说要去营救胖子,心里非常感激,于是我的眼泪就刷刷的往下掉,胖子是有机会跑的,但是胖子为我们赢得了时间,他现在正在处于最危险之中,我要去就我的兄弟。

胡营长说:我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然后你就跟在我的身后,到时候我们俩见机行事,你负责引开敌人,我负责营救,你只要能把人引开就行,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

然后胡营长就交代了黄显生他们的藏身之处,跟我说一会去那汇合,那个地方我也知道,离这不远,是一出非常偏僻的山洞,之前我进去过,很隐蔽的。

我就一路跟在胡营长的身后,胡营长叫我跟紧点,我们一会通过地下暗河,一会爬山壁,一会又走山洞,也不知道我们现在处于什么位置,我发现胡营长的方向感很好,只要来过一次他就能熟悉这里的没一个地方,真不愧是一个好侦查营长。

胡营长和我一起隐蔽起来,胡营长对我说:你看到前面那个山洞没,那里是个死角,只有那么一个山洞,你呢一会过去开始引诱他们,就往那个方向跑,我顺着胡营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胡营长跟我说逃跑路线有几个山洞,通过几个障碍物,地下暗河,等等所有的东西,让我一一都熟记于心。我有点为难,就对胡营长说:老胡,要不我还是跟着你得了,你说的这些我都记不住。胡营长很生气的说:老左,这是救王嗣令的命,要是带上你我肯定会分心的,要不这样,你还记得咱们的来路吧,我说记得,胡营长就跟我说:这样,你引开他们就原路返回,在刚才的地下暗河中等我和胖子,如果半小时之后你等不到我和胖子立马去跟黄老他们汇合,你们马上寻找出口回去想办法。

我还没有没等胡营长说完就打断他说:老胡,你可以的,我相信你。

胡营长对我说:我这次信你的,那咱们就开始干吧!

眼前的胡营长吃着烤鱼不说话,胖子就急眼了就想要去质问,我一把拦住了胖子,跟胖子说:听说胡营长格斗技术不错,但是从来没有领教过,今天我俩想跟胡营长请教一次啊。

说完我就拔出腰间的短刀,直接向胡营长心口窝刺去,胡营长往后一躲,胖子直接拿金刚伞就照后面来了一个横扫千军,直接打在胡营长的后背上,胖子直呼:哎呦胡营长对不起了,看招。

我呵了一下,就跟胖子说:胖子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胖子问我这叫什么,我就压低声音说:你这叫阴险狡诈,皮笑肉不笑。胖子上去给了我一脚,在一旁的胡营长就立马说:老左,你想饿死我吗?老子肚子饿,能不能快点。

胖子使了一下眼色,就拿我烤的六分熟的烤鱼拿过去,胡营长吃了一口就吐了,然后就跟胖子大声说:真他妈的那老子不当人啊,这个不熟,从新给老子烤。胖子就跟个跑堂的一样伺候着胡营长。

然后拿着烤好的鱼我来到了胡营长身旁,地给他说:老胡,你这是经历了什么,身上的衣服和后背的伤是怎么弄的?你跟我和胖子说:我俩去给你出气。

黄显生对我说:这些所谓的长生只不过是古时候的那些号称有通神能力的人蛊惑当时的掌权者,权利能让一个人疯狂,也能让一个人毁灭,我当然是不相信什么所谓的长生不老,永生之类的谎言。

胖子就静静地听着别人说,也不插话,然后撒小米说:阿夏姐姐,难道你就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吗?阿夏被撒小米问糊涂了,就问撒小米:小米,你是不是看出了哪里不对?撒小米点点头,诺诺的说:其实我觉得真正躺在棺椁中的不是古蜀王,而是大巫师。

此话一出,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撒小米接着说:蜀王年纪还没有到油尽灯枯的时候,看上去很健硕,一来到这就一命呜呼,我是说这太蹊跷了,难道大家没有注意吗?

我说还没有烤好呢,胖子就凑过来跟我说:老胡这人真他娘的怪,我们大家救了他,她怎么也不说感谢的话。我就跟胖子说:胖子,你注意一下胡营长的动向,我怎么感觉胡营长现在有点不对劲。

胖子跟我说:你现在也看出来了,我就是跟你说呢,老胡跟以前确实不一样了,以前是个不苟言笑的,但是话还是挺多的,就是不怎么爱笑,不像胖爷我。

我知道黄显生刚才是在吹牛逼,所以我没有揭穿他。突然看到胡营长,胖子就把胡营长扶了过来,胡营长受了伤,后背被人用什么东西划出了长长的一条口子,皮肉还往外翻翻着。

我们立刻上去围住了胡营长,有的去拿水给他,有的去拿药箱,有的去拿吃的。胡营长刚要说话,就昏迷了过去。

撒小米的问题直指核心,阿夏想了想,就看了看黄显生,黄显生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一时间很尴尬,撒小米紧张的问了问大家:我是不是说的不对?

我就跟撒小米说:你说的很对,但是现在还不能最终确定,我们都不能轻易下定结论,但是我现在越来越好奇这座千年的古墓到底有什么秘密。

不料蜀王暴毙,大巫师超度做法,让古蜀王葬在了万年乌木树棺中。蝴蝶仙守护古蜀王的墓葬,大巫师带领众人臣一起陪葬。整个墓室金碧辉煌,等待着蜀王的重生。

等阿夏说完,我和胖子都听傻了。看来这里面的确有个大型的墓葬群,我就问阿夏:那有没有什么地图之类的路线图,我们如何才能进入呢?还有就是这里面有长生的秘密是吗?

胖子就问撒小米:小米妹妹,那你知道进入墓室的路线吗?撒小米摇摇头,黄显生开口说:这里的山洞不计其数,很多都是相通的,但是究竟能通到哪谁也不知道?因为很多都是通往地下的,往往是到了地下几百米的地方。

胖子就说:黄老,照你这么说你是知道这的大概情形了,那你说说呗给咱们也参谋参谋。黄显生咳了一声说:这个我······我还不清楚地形呢,让我怎么说,我只是猜测啊。

这时候身后的黑洞里面有什么动静?我们都回头看向身后,不一会是胡营长,胡营长像是经历了一场什么战斗一样,像个败兵一样,身上的衣服都撕破了,一副要饭的模样。

事情的经过出乎我的意料,原来阿夏他们跟我们失联之后,遭遇了不明身份人的袭击,被迷迭香熏晕之后,她们三个人来到了一个山洞,山洞四周都是壁画,刻画的是建造这座古墓的始末。

阿夏详细描述了壁画的内容,大致是:年事已高的古蜀国王派遣大巫师去各地寻求长生之术,有一天大巫师来到大梁上仙女峰,看到这里龙气弥漫,大巫师走进仙女峰的腹地,就发现这里有一群仙风道骨的仙人,她们皆是女性,化作了蝴蝶仙子。

大巫师就跟蝴蝶仙子攀谈,说明来意。蝴蝶仙子似乎同意了,就这样开始征集民工开山凿墓。大巫师回到蜀国中,跟蜀王说了这件事情,蜀王大加赞赏。蜀王感觉到自己时日不多,就问大巫师何时能羽化升仙?大巫师就带领蜀王来到了仙女峰,查看工程进度。

阅读地灵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