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阴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头听了明显一愣,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小心翼翼的说道:“既然你知道这些宝贝的来历,你还敢收吗?”

    我轻蔑一笑:“这些宝贝,品相那么正,干嘛不收?”

    人都说这死人的东西邪性,容易惹上不干净的东西,可是我叔就不信这些,自打我记事起,不管谁来当东西,他都是来者不拒。也有人问他,收到阴物咋办?我叔却说,行的正,站得稳,怕他干球?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哼,你好自为之。”老头冷哼了一声,就转身快速离去了。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老头的背影,暗自嘀咕道:“这人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我爷爷呢?”正想的出神儿,三龙抱着那包东西,笑嘻嘻的跟我说道“掌柜的,真有你的,十五万买了这么一堆宝贝。”

    “你先把这些东西放起来吧,明天转手,能净赚五百万。”我表面上虽然十分的高兴,但是内心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三龙拿着东西刚走到柜台,我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深沉的咳嗽声,回头看见叔叔双手背在身后,正优哉游哉的走了进来,我忙上前问候道:“叔,您回来了。”

    “嗯,看你这么高兴,是不是有什么买卖了?”叔叔审视了我一眼,溺爱的说道。

    “真是什么事儿,都瞒不过您啊,我刚才确实收到了一包好东西。”

    “小崽子,你知道啥是好东西?在哪呢,叔给你掌掌舵。”

    叔叔话音刚落,三龙就很狗腿的抱着那包东西,递到了叔叔手里,叔叔只是看了一眼,手竟然猛地一哆嗦,那包东西散落了一地,三龙刚要去捡,却被叔叔制止了,他颤颤巍巍的指着那些东西问我道:“这些东西在哪弄的?”

    “刚刚一个老头当的啊,怎么了?”

    “快给我拿到后山埋了,埋的越深越好。”

    “叔,这些可都是西汉的宝贝……”

    “就是商周的也不要,不想死,就按我说的做。”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叔叔打断了,看来他这次是真的怒了。

    从小到大,我只看到过叔叔发过两次火,第一次是在我十岁的时候,有两个人来我家当铺里抢东西,被叔叔拎着一把砍刀从忠孝西街砍到博文东街,那这一次发火,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见我没动静,叔叔怒气冲天的对我吼道:“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扔不扔?”

    “不扔!”我义正言辞的回答道。

    叔叔怒目圆睁,猛地给了我一耳光,然后骂道:“小兔崽子,我看你是被鬼蒙了心了,有些钱拿了会要你的命的。”

    “活了赚,死了算,不要你管。”我猩红着眼睛委屈道。

    叔叔还想发作,却听到门外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道:“这么好的东西干嘛要扔,你们不要我要。”

    我循声望去,看见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老头走了进来,离他这么远,就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的异味儿,他弯腰捡起一个青铜酒盏,装模作样的吹了两下,自言自语道:“真是好东西啊,不识货。”

    “臭要饭的,把我的东西给我放下。”我怒气未消的说道。

    “你叫我什么?”那人慢慢向我走进,那种强大的气场,逼得我不由得后退了两步。

    “臭要饭的……”

    “哼,没大没小。”他冷哼一声,一个箭步来到我跟前,猝不及防的给了我一巴掌,半边脸都被他扇的没知觉了,我怒火中烧,就要动手,却被叔叔给拦下了。

    “敢问前辈是……”

    “你个小兔崽子还懂点规矩,我是秦风。”那秦风趾高气昂的说道。

    “原来是秦叔啊,失礼失礼。”叔叔忙赔礼道歉道。

    以前我听叔叔跟我讲过,我们家祖上都是盗墓的,在我爷爷那一辈儿,有秦,周,王,唐,四大家族,各司其职,只不过二十年前在陕西秦岭的一次盗墓中,全部牺牲了,这哪有冒出来一个秦家的人?

    “秦家的人二十年前就不在了,你少唬我们。”我因为刚才挨了他一巴掌,心有不服的说道。

    秦风瞥了我一眼,那阴寒的眼神,直看的我后脊梁直冒冷汗。

    “朝先,你闭嘴,快给秦叔磕头赔罪。”叔叔斥责我道。

    “跟他磕头,他算老几?”

    “你……”叔叔还没说话,秦风一个转身来到我的跟前,抓起我的右手狡黠的看了一眼,然后嘴角就挂起一丝邪笑道:“看来是没人教你怎么跟长辈说话啊?”他猛地一发力,我依稀能听见骨头的碎裂声。

    “秦叔,小孩子不懂事,您就饶了他吧。”叔叔给我求情道。

    “把我们家的地契拿过来。”秦风冷冰冰的哦说道。

    “您是来赎当的?”叔叔吃惊的问道。

    秦风松开了我的手,从怀里掏出一张已经有些泛黄的当票道:“六十年当期已满,我理应来赎回我的东西。”

    叔叔亲自找来了秦家的地契,毕恭毕敬的交到了秦风手里,但是我莫名其妙的受了他那么一处气,不满的说道:“你一句话就把地契要回去了?凭什么,你得拿个东西赎当啊?”

    “不知道你得命,够不够这张地契的赎金。”秦风阴森森的盯着我看,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说道。

    “这个姓这是很少见啊。”老头没有搭理我,气氛一度有些尴尬,我看着老头的脸色有些难看,便没有再问下去,毕竟吃这碗饭的人,脾气都有些古怪。

    过了一会儿,三龙把钱给拿了出来,老头拿着钱,走到门口,又回过头跟我说了一句:“周龙生,是你爷爷吧?”

    老头想了一会儿,很是犯难的说道:“十五万就十五万吧,快给我钱。”

    我脸上立马呈现一幅得意的笑容,忙吩咐三龙到柜上支十五万现钱给这老头,在他等待的空档,我跟老头闲聊道:“大爷,您贵姓?”

    “姓龙。”老头冷冷的说道。

    三龙看着那包东西,皱了一下眉,面色阴沉的朝我看了一眼,我当即就觉得这老头当的东西不是普通的物件儿,不然三龙也不会不敢自己拿定注意。

    我凑前一看,用手沾了一下那些东西,放鼻子下面闻了闻,嘴角微微扬起,这些东西都是阴物,怪不得这老头这么急于出手。

    我审视了一下那老头,问道:“大爷,未请教南北?”

    “那你看看这些物件能当多少钱?”老头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的说道。

    “十五万,多了我也出不起,要是不行,你就另寻别家吧。”我看这老头是急缺钱,就想着坑他一笔。

    “大家都是聪明人,您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我瞥了一眼那老头,他那张脏兮兮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慌,我心中暗喜,接着又说道“都是西汉的东西,好物件啊。”

    因为盗墓这行,有四个门派,摸金,发丘,卸岭,搬山,其中又以这四门为基,分为南北两派,我问他这个,主要是想摸摸他的底。

    “你是谁?”老头警觉的看了我一眼道。

    七月十五那天早上,我的当铺刚开张,就走进来一位神色慌张,邋里邋遢的老头,他怀里抱着一个沉甸甸的包裹,四下巡视了一番,便朝柜台走了过去。

    “看看这些东西,值多少钱?”那老头对柜台的大朝奉三龙问道。

    “这是我们老板。”三龙忙解释道。

    “怎么?我不像老板?”

    “你刚才问的那话是啥意思?”老头眼神阴寒的盯着我道。

    我叫周朝先,今年二十岁,是周记洪福当铺的掌柜。

    这家当铺,从爷爷那辈算起到现在已经六十年了,中间经了我爸的手,可是二十年前,我爷爷离奇失踪,我爸去了一趟陕西秦岭,就再也没回来了,因此这个担子就落在了我二叔身上。

    不过近几年,我二叔上了年纪,所以就把这当铺全权交给我打理了。

阅读墓祭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探险手记爱妃救命齐木楠雄的忧郁危难日:抉择秘密我的24岁女房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