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5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四个字——

    写完后他将粉笔扔进粉笔盒,又往左后排的方向洒了一眼:“以你的同桌为主题写一篇作文,好了,现在开始写。”

    他脾气好,整天乐呵呵的,学生不怎么怕他,有大胆的还会吐槽他。

    苏栋往后仰了仰身体,靠近鹿鸣,小声说:“幸亏老刘不管我们,咱们不用接受这种小孩子过家家似的东西……”

    刘玉涛一直留意他们的反应,看到苏栋贼兮兮的样子,对他说的话差不多就能猜个大概。

    他敲了敲桌子,严肃道:“每个人都得写,听到了吗,苏栋?谁不写就叫谁家长!”

    语气严肃,表情认真,显然不是开玩笑的。

    苏栋:“……”

    林雀注意到,刘玉涛时不时就往他们这一片看过来。

    尤其说每人都得写时,目光停在鹿鸣身上,像是在针对他。

    刘玉涛安排好学习任务后在椅子上坐下,喝着茶监视学生学习。

    他心里不太舒坦。

    下午刚回到办公室,就看到一张纸条。

    刘玉涛思索了会儿,走出了教室。

    林雀此时还抱有一丝幻想。

    毕竟鹿鸣不怎么听老师安排,做事全凭个人喜好,不一定会写这种煽情的作文。

    她提笔写文章。

    刚落笔,察觉到左侧有阵微风——鹿鸣动了,他将笔挑起捏在手中,打开本子,竟是开始写字。

    林雀都能听到自己心里的纠结声:“咯噔——”

    她惴惴不安地往鹿鸣的本子上瞄去,他只写了一行字。

    笔迹漂亮,字体偏大,笔画末端充满力量,看上去很有气势。

    但她没有过多欣赏,因为纸上那行字,把她打击得够呛。

    纸上写着——

    林雀:“……”

    那哪行!

    刘玉涛最喜欢当堂年作文!

    要是他把鹿鸣的念出来,她以后还怎么混!

    绝对要被群嘲的。

    不行,不能让他就这么把作文交上去,不然她多丢人啊!

    林雀不是个坐以待毙的。

    她垂死挣扎:“鹿鸣!”

    鹿鸣懒洋洋眸过来。

    林雀不晓得,他早早就把她那点儿小动作看在了眼里,她打什么算盘,他再清楚不过。

    局面任由他掌握,他有属于上位者的悠闲,颇有兴致地欣赏林雀翻花样。

    林雀笑眯眯地哄他:“为了表示你送奶给我,这次的作文我帮你写吧?”

    “谢谢。”鹿鸣说。

    林雀面上一喜。

    鹿鸣嘴角斜斜一勾:“不过我不需要——”

    林雀:“……”

    苏栋忙不迭把自己作业本递给林雀:“林林,你帮我写吧,下次我也给你买奶喝。”

    “不好意思啊,你还是自己写吧,被老师发现了不好。”林雀毫不留情地拒绝。

    苏栋:“……”

    林雀想阻止鹿鸣写作文,她拿出鹿鸣喜欢的事情试图诱惑他分神。

    “鹿鸣,你打游戏吗?我帮你把风啊!”

    “不打。”

    “鹿鸣,你看不看漫画?我这里借了几本好看的漫画噢!”

    “不看。”

    “鹿鸣,你要不要睡会儿啊?我这有电动小风扇借你啊!”

    “不睡。”

    任由她说破天,鹿鸣始终平淡拒绝。

    林雀:“……”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跟他当同桌!

    刘玉涛站在教室走廊上,趴在窗户上好一会儿。

    悄悄往林雀和鹿鸣的方向看。

    他观察他们好一会儿了。

    林雀不停地和鹿鸣说着话,林雀背对着他,所以他看不到林雀的神情,但他能看到鹿鸣的。

    鹿鸣颇为散漫,偶尔嘴唇张合,也只是一两个字的嘴型,显然话不多,态度也不怎么热络,但表情却很随和,不像平常表现的那么冷冰冰。

    鹿鸣总觉得不太对劲儿,他不着痕迹地用余光往窗户方向扫了眼,刘玉涛那张大脸呈现在窗户上。

    ——显然正在发动让许多学生梦魇的头疼技能:班主任的窥探。

    也不知道在外头看了多久。

    也不知道哪个交头接耳的倒霉蛋会被他抓个正着。

    林雀还在试图破坏他写作文,用她那愉悦的、狗腿的可爱嗓音劝哄他:“鹿鸣……”

    鹿鸣拧眉:“闭嘴。”

    他知道她最是会察言观色,不会再继续说下去。

    林雀:“……”

    眼瞅着鹿鸣脸色变了,她说下去也没什么用,反而会讨人厌。

    所以她随之选择放弃。

    鹿鸣把她那点儿垂头丧气看在眼底,无声笑了笑。

    林雀表情丧丧地提笔写作文。

    刘玉涛摸了摸胡渣,居然觉得他俩互动还挺萌。

    一点儿都不像不合的样子。

    他重新走进教室;“好了,就写到这儿吧,把作文交上来。”

    过于突兀的收作业,引起许多抗议:“啊那么快?还没写完呢!”

    刘玉涛说:“没事,先交上来,老师就看一看,不打分。”

    林雀去交作文之前,厚着脸皮准备再做一次挣扎。

    她将手伸到课桌下,爬上鹿鸣的衣角,捏住,轻轻扯了扯。

    用可怜兮兮的嗓音撒娇道:“鹿鸣……”

    却连个鹿鸣的眼神都没获得。

    鹿鸣就跟没听见似的,闭眼假寐。

    林雀重重叹了口气。

    放弃,做好了被群嘲的准备。

    捏着作文抬着沉重的脚步往讲台送作文去了。

    虽然知道鹿鸣写得她不好,但她还是在作文里花式夸了他。

    ——她不敢得罪他的呀。

    她自我安慰,这种行为叫做以德报怨。

    她上台送作文的时候,鹿鸣飞快翻了张纸,重新写上一行字。

    因为作文短,所以大家都交的纸张,而不是作业本。

    每个人上台时手里都捏着一张纸,明晃晃地写着字,一眼就能看出个大概。

    林雀垂了垂脑袋,觉得难堪。

    林雀到的时候,讲台上的纸张已经成了堆,她将作文放到最上面,刘玉涛拿起来便开始看。

    林雀转身回座位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一具坚硬的身体。

    她吃痛,揉了揉鼻子,抬头看去。

    ——是正过来交作业的鹿鸣。

    鹿鸣低头看她:“还好吗?同桌。”

    林雀低下头没看他,闷声说:“好。”

    和他擦肩而过,回了座位。

    刘玉涛象征性地翻了翻作文,评价道:“不错,不错。”

    鹿鸣和林雀绝对没问题。

    他好歹年纪一大把,积累了不少心眼。

    很快就猜到,八成是哪个女生嫉妒林雀和鹿鸣走得近,才想了这么一招,想借他杀人。

    林雀紧张地盯着刘玉涛。

    生怕他当堂念作文。

    鹿鸣凑近林雀,悄声说:“你很紧张?”

    林雀气鼓鼓地,没理他。

    鹿鸣非但不生气,反而低声笑了声。

    林雀快气炸了。

    她想打人!

    好在上天还是眷顾她的。

    刘玉涛这节课并没有念过谁的作文。

    下课铃响,刘玉涛拿起杯子就走:“行了,下课吧。”

    林雀一看刘玉涛并没有收走作文,拔腿就往讲台上跑。

    她飞快翻动纸张,想在其他人发现之前,先把鹿鸣的作业收走。

    她率先发现了自己的,把自己的抽回来后,翻到下一张,她愣住。

    纸上没有署名,但她知道那是鹿鸣的。

    只有鹿鸣才能写出那么好看的字。

    她愕然地看了下鹿鸣。

    鹿鸣倚在墙上,抱着手臂,目光越过众人落在她脸上,轻笑着看她。

    她嘴角发干,下意识舔了舔嘴角。

    重新低下头,将手里的纸捏起来。

    上面写着——

    她往鹿鸣的方向喵了一下,祈祷他干脆不写。

    反正他也鲜少做作业,而且老师也不管……

    出什么命题不好,非要写同桌!

    鹿鸣跟个冷面阎王似的,能把她写出什么好来?

    保不齐她这回要丢人。

    方棠棠的小跟班皱眉:“怎么办啊棠棠,鹿鸣不会喜欢林雀吧?”

    方棠棠艰难地挤出个笑脸,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道:“送个奶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很可能是其他女生送给他的,而他恰好不喜欢,随手丢给她的。”

    顿了顿,到底是气不过。

    有人哀嚎:“我们都多大啦,还搞小学生那一套——”

    林雀头大。

    语文课。

    刘玉涛往最后排的几个人身上瞄了几眼后轻咳一声,说:“这节课啊,咱们写个作文,给你们三十分钟时间,三十分钟一过就交上来,字数不限,能写多算多少。”

    她凑到朋友身边,悄声说:“你过来,帮我办件事儿……”

    正值饭点。

    她将手机里拍到的视频调出来递给方棠棠:“我拍了照片。”

    因为她是偷拍,拍得有些模糊,但还是能看出是鹿鸣将奶递到林雀跟前的。

    教学楼空荡荡的,有个女生戴着鸭舌帽和口罩,将脸部遮挡得密不透风后跑到了刘玉涛办公室前。

    蹲下身子,将一张纸条从门缝里塞了进去。

    ——

    第十五章

    方棠棠不信:“不可能,鹿鸣不喜欢和女生走太近,怎么可能会主动给女生送东西?”

    朋友知道她不会信,爱情里处于弱视的人很容易自欺欺人。

阅读他的小雀跃[校园]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国家一级注册雷暴工程师恐怖婚约向往的生活之我来砸场子阴命大王派我来抓鬼道邪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