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里正讶异的看着然静,一方面他惊诧于然静的谈判能力,另一方面,他真是把然静当小孩子看的,这一瞬间他才发现,原来科公的孩子都已长大了。

    “两书半,不能再多了!”林书意已失了几分淡然超脱的风度。

    然静笑而不语,心中暗道:“没想到,这聪明人谈判能力不行啊!还以为有一场硬战要打呢!这么一会儿就失了风度,果然不及……唉!”

    柳栀裴没说话,直接翻身下了马,大步流星的向然静走过去,紧盯着然静的眼睛,认真的看了一会儿,就在然静被他看的快要抓狂的时候,他轻轻地说:“又见到你了,阿筝。”

    他的嗓音低沉又富有磁性,然静有一瞬感觉面前的人就是柳栀裴,那个带她闯过风和雨的柳栀裴,仅仅只是声音而已。

    然静只慌乱了一会儿,然后把柳栀裴推开,故作不开心的说:“什么阿征啊!你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打什么招呼!哼!”

    然静转过头没看他,于是她好像听到了一声似有似无的笑声。

    柳栀裴亲昵的拍了拍然静的头:“生什么气啊!你可是叫我柳柳呢!这么娘的名字我都应下来了,还不让我给你起个名字?”

    然静甩开柳栀裴的手,有些不好意思,帮人家取了这样的名字,人家不开心也是正常的吧!可他都没不开心呢!她能向他低头吗?当然不能:“那你起什么不好!非起个什么阿征!多难听啊!我名字里又没有‘征’字!”

    “‘筝’古筝的筝,取‘静’字的一边,再加‘竹’字头,可懂?”柳栀裴笑的温柔而又淡然,然静有一瞬间的恍惚,但还是撇了撇嘴。

    “懂了!懂了!就是为了好看呗!”然静假装不耐烦的走开。

    柳栀裴笑着看她走远,眼里浮现出一抹叫做“难过”的情绪,摇了摇头,翻身上马,朝京城方向飞奔而去。

    而这别,然静独自前往裴府,之前就跟裴建军说好的,今天上门拜访。可是,刚刚见过柳栀裴,她的脑海里有一些挥之不去的念头,他总觉得,刚才的柳栀裴,跟前一次不同,这一次他居然给她一种强烈的熟悉感,就像是认识了很久的一个故友。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在这个异世界,除了姐妹几个,还有谁会有故友的感觉呢?然静甩甩头,不再去想。

    ……

    傍晚,然静一脸轻松的和然清清一起坐车回家。

    “二姐,怎么这么开心啊?”然清清看着她的表情,心里也是很开心的。

    然静狡黠的眨眨眼:“不告诉你!”

    然清清失笑,也不再追问,只是心里愈发好奇了,眼睛也是亮晶晶的,跟只猫儿似的望着然静。看的然静心里痒痒,忍不住在她脸上捏了一把。

    姐妹俩闹了好一阵才肯罢休,到了家里已是饿的饥肠辘辘了,幸而然小蝶早已做好了饭,只等着她们回家了,又夸了然小蝶几句,这才心满意足的开始吃饭。

    ……

    第二天一大早。然静就跟着然清清一起去了镇上。临下车时,嘱咐戴齐买些日用品回去,便挥挥手闪入一条巷子里。

    然清清无奈的看着然静离去:“齐子,我们去吃早点吧!”

    戴齐看着然清清,脸上露出然静从没见过的狡黠的神色:“清清姐,不如我们跟上二姐去看看吧!”

    “你啊!还是算了吧!若是被二姐发现,少不了一顿数落,你就是被小蝶那机灵鬼带坏了吧!”然清清笑着数落他,“有这空还不如早些去把你那张床运回去才好!”

    戴齐脸上一红,“嘿嘿”的笑着,也不回话,就这么乖乖的赶着车去吃早点了。

    然静躲在转角的巷子里将他俩的对话全听了去,心里有些讶异,也有些难过和生气。

    讶异的是她没想到戴齐原来根本不是一个木衲的人,难过的是这一段时间忙着这些那些的,根本没好好跟他们三个好好交流,生气的是戴齐对她没有那么多话和笑脸。

    见两人驱车走远,然静才忿忿的跺了跺脚:“一个两个都不听话,以后再也不赚钱给你们吃肉了!哼!”到底还是被柳栀裴宠的,有些小孩子心性,也不怎么会去跟别人示好,不知道该怎么跟其他人交流,以前在职场上倒是吃了不少亏,许多人说她太高冷,更有甚者,说她有自闭症。

    当时然静听到有人说她自闭症的时候,她是笑了的,心想怎么会有人这么幼稚,这么离谱的传言也传出来了!但事实上,跟她走的近了的,都知道她是个脾气挺好的,也挺像个小孩子的姑娘,有时候还有些疯疯癫癫的。

    然静只站着这么一会儿,便转身去了裴府,昨天裴夫人说今日带她去成衣铺见老板的,所以昨晚她才这么开心。

    她自己对手里的图纸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这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的,既符合古代人的审美,又加入了现代的元素,有那么些令人眼前一亮的味道。

    然静在生人面前不会说话,但是面对长辈她可是嘴甜的像抹了蜜一样的。昨天她已经把裴夫人哄得合不拢嘴了,今天再去,自然是被热情的招待着吃早饭,然静先是把在场的人都不着痕迹的夸了一遍,这才拿起筷子吃饭。

    ……

    马车上,裴夫人拉着然静的手絮絮叨叨的说着,然静也就很安静的听着,偶尔再回那么几句话。谁想,裴夫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然静的婚事,话里话外都是有让然静当自己家儿媳的意思。

    然静听的一脸惊恐,赶紧拒绝道:“这就不太好了,裴婶婶,我还小呢!我……”

    “话不能这么说,你再小,今年也有十五了,是该找个好人家了,要说你吧!我还真舍不得亲眼看着你嫁到别人家做媳妇儿,不如就嫁给裴故好了!”

    “这……别这样,婶婶,我……我还有两个妹妹呢!我得养活她们呀!我……”然静表示有点慌。

    “这有什么,到时候把她们都接过来,你裴叔叔肯定不会说什么的,裴故嘛!他是我儿子,当然得听我的!”然静愣愣的看着,她好像看得出裴夫人从前是多么娇蛮了,也看得出裴建军从前有多么憋屈了,由此推测,裴建军可能是个妻管严吧!

    然静没办法,只好乐呵呵的转移裴夫人的注意力。她可一点也不想就这么莫名其妙把自己给嫁了,虽然对象是挺好看的,但是比不上柳栀裴啊!

    有些事情真的是不可控的,比如在某时某刻某地遇见某人。比如然静甩掉里正离开酒馆,去往裴府的路上看见了骑在马背上英姿飒爽的柳栀裴。

    柳栀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然静有些尴尬的看着他,带着灿烂的笑容,至少在她自己看来很灿烂的笑容打了个招呼:“嗨!柳柳!”

    然静立马一拍桌子:“成交!来!拟合约!”

    林书意愣了,这么快就同意了?为什么感觉自己被坑了呢?

    ……

    “不知道两位商量好了没有?”林书意脸上带着笑,丝毫没有生气的痕迹,但然静还是知道他内心的不悦的。

    然静笑了笑,也不急着道歉:“林公子,这块地如果我们卖的话,你们打算出多少钱?”

    “当然是一书!”身后的小厮抢答道。

    要是柳栀裴,就一定不会这样,谈判这些事,还是柳栀裴教他的呢!

    林书意见然静不说话,心里愈发着急:“三书!姑娘,真的不能再多了!”

    林书意看着然静:“姑娘,两书如何?”

    然静笑了一声:“嗤!林公子把我当小孩子哄呢!我那些地,好歹有十亩呢!”

    林书意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眼底闪过一丝不悦,然后继续保持微笑。

    然静也是垂眸一笑:“呵!五书!”

    “叔,我之前不就说过最好卖掉吗?您怎么不提呢?”然静凑上去轻声问里正。

    “这可是你娘的嫁妆啊!万一你娘回来……”里正还是有些担忧。

    “你……你欺人太甚!”小厮听了这个数字,惊得跳起来,脸也涨得通红,指着然静大声的喊。

    然静看着这个不怎么有礼貌的小厮,淡淡一笑,心道:“好了,这下就扯平了!”

    林书意摆了摆手止住那小厮的动作,也没道歉。“果然,跟聪明人说话是不用费什么力气的。”然静如是想着。

    “种花?那公子为何不买一块适合的地?“然静抚摸着茶杯沿,心里有些疑惑。一炷香以前,她居然还冲人家犯花痴来着,实在不明白这样的小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帅哥美女。然静感觉来到这里以后,整颗心都得到了净化。

    “在我所知范围内,姑娘家的这块地是最合适种花的。但,姑娘似乎只说了要租借。”美男一笑,如沐春风。

    不过然静还是没被迷惑,而是有些奇怪的看着看着身旁的里正。里正皱了皱眉:“小静,这地,你真要卖?”

阅读我在古代开酒馆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1314便利店天魔正统无限开挂大BOSS我有一刀在手执宰大宋天仙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