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科公的旧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然姐姐,这蛋糕卖多少钱一个?”戴齐突然小声发问。

    “六文一个啊,怎么了?”然静期待戴齐能给她出点主意,毕竟她不知道怎么将利益最大化。

    “姐姐,咱们可以把配方卖给他们。做蛋糕要耗费挺多精力和时间的,也赚不了多少钱,不如把蛋糕配方给他们……”戴齐还没说完,就被然静打断。

    裴故狠下决心:“五成就五成!”反正爹已经把酒楼交给他了,这样也是为酒楼好啊!

    然静笑了笑,她虽然不会做生意,但怎么逼人她还是完全懂得的:“那就拟两份协议吧!”

    “协议?”裴故不觉得这姑娘识字,只当她会做些稀奇好吃的玩意儿罢了。

    “怎么了?口头上说说我可不答应!”然静狐疑的看着裴故,这丫的总不会想赖账吧!她没钱没势力的,要是他真赖账她也没办法啊!

    “裴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姑娘真的识字?”裴故的语气里带着点试探的意味。

    这句话说完,戴齐笑了,然静怒了。戴齐是笑裴故的无知,然静是觉得被人质疑认不认字真的挺窝火的,*裸的性别歧视啊!

    然静一生气,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你到底拟不拟,不拟我走啦!”

    裴故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讨好的挽留:“拟拟拟!当然拟!”这一下,旁边的掌柜都笑了,真是没想到平日里傲气的少东家,也会这样讨好人家。

    可是他终归不敢笑太久,虽然少东家对然姑娘这样子,但转过头对他可就是会骂的啦!

    两个人很快就把协议签好,然静也把配方写给了裴故。

    一切都做好了,然静才和戴齐走了出去。

    “宿主您好,您的任务:与成衣店合作已解锁,任务奖励为棉花种子x五,黄豆种子x六,请问宿主要接受么?”

    “成衣店?怎么合作?”然静听到这个任务,有些诧异,她可从来没想过要跟成衣店合作什么,难道系统也有判断错误的时候?

    “当然是你给她们设计衣服啦!不然你以为你还能做什么?”小知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些嘲笑。

    “你不要太过分了!合作就合作嘛!接受!”说完然静就再也没有跟小知说话。绞尽脑汁的想,该怎么样才能跟成衣店合作。

    一边想着,一边让戴齐往成衣店去,整个陶然镇就这么一家成衣店呢!难怪衣服卖的那么贵,生意还这么好。

    可这还没走出酒楼多远呢!福满楼的刘掌柜就跑了出来,在后面喊。

    然静赶紧让戴齐停下,自己下了车往酒楼走去:“怎么了?刘掌柜?”

    “还好姑娘您没走!我们东家来了,昨天吃了您的蛋糕就赞不绝口,今天听说您刚走就差我出来喊您。能不能,麻烦姑娘跟我们东家再去见一面?”

    然静听着这么一大堆,也没多想:“那行,你等等!”说着,转身让戴齐先去成衣店挑衣服,又拿了些钱给他,才跟刘掌柜进去。

    裴建军倒是精气神十足,头上也没有什么黑发,此时正站在房门口不停的张望着:“这个蛋糕实在太好吃了,能做出这样东西的人,就算是个姑娘,也是个与众不同的姑娘,他夫人不也是因为做出了皮蛋才名声大噪的吗!这个然姑娘一定要好好拉拢着,就是认着做个干女儿也行呐!”

    裴建军见然静一进门,就赶紧走了上前,一看竟是这么小的姑娘,不由得更敬佩了:“然姑娘,你进来坐吧!”

    然静乖乖照做,裴建军接着套近乎:“不知道我能不能叫你小静呢?”

    然静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让她如何回答,她能拒绝吗?但是一个酒楼的东家要跟她套近乎她也是很开心的,于是她点了点头。

    “不知道小静家住哪里啊?父母是何人?”

    “我爹叫然科公,五年前就跟我娘一起消失了。”然静坦率的回答,她倒是不怕什么。

    “啊?你是科公的女儿?怎么会?科公的女儿不是都死了吗?”裴建军的表情十分的不可思议。

    “你跟我爹认识?你为什么觉得我们死了呀?真是奇怪了,这些年我们可都活的好好的呢!”然静心里也是很疑惑,也很惊喜,她爹这人脉是有多宽广啊!

    “我之前去过你们家,你奶奶说你们早就从山上掉下来死了,看起来哭的也挺伤心的,不对!你真的是科公的女儿?”裴建军还是有些怀疑。

    “当然,你看我的脸,难道不像么?您应该也见过我娘吧!而且,然季氏根本不是我亲奶奶,她是我爷爷续娶的,怎么能信她呢?”然静心里一下了然,原来是然季氏搞的鬼!

    “可是,届时就要我们出人力了啊!”

    “人力又怎样?我还出配方呢!没有我的配方,你空有人力有什么用?更何况,我还不定期给你出新产品呢!五分利已经很不错了好不好!”然静瞧着裴故犹豫的样子,假装要走,“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就去对面的迎宾楼了啊!反正人家生意比你好,也不会介意再好点!”

    商量好之后,然静压下心中的喜悦,转过去对着满眼疑惑的裴故讲出了自己的想法。

    “什么?五分利?”裴故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五分利又怎么样?你现在这蛋糕不也就卖十文吗?也就相当于你只拿了四分利,已经便宜你了。”然静挑挑眉理所当然的说着。

    这个地方是他们一家曾经住过的地方,本来家仆身上是带着挺多钱的,准备在这里隐居了,没想到不但钱全部被山匪抢去,家仆自己也病了。

    听完戴齐的经历,然静有些感慨,也有些心疼这个孩子,小小年纪居然经历了这么多变故,历经如此多的磨难,难怪如此成熟,本来也是天真浪漫的年纪的。

    不去说这些不开心的事,回到家吃过一顿晚饭,把做蛋糕的前期工作做好,再洗漱一番,然静就安排然小蝶跟然清清睡,戴齐睡然小蝶的房间,等明天去送蛋糕的时候再去看看哪里有专门的木工,顺便多添置些家具。

    “等等,我似乎有更好的办法,谢谢你的建议,我要是把配方给他们,就相当于我入了股,隔一段时间出个新品,我怎么着也要拿这蛋糕钱的三分利啊!”然静得意的说着,她真想为自己点个赞。

    “三分?你完全可以拿五分。”戴齐看起来真的很精明,明明年纪这么小。

    于是在然静说出只带了两百个的时候,裴故又急又气:“这……然姑娘,你怎么能带这么点呢?客人们可都挺喜欢这个蛋糕的呢!”

    然静撅起嘴道:“那怎么办,我们家几个人也做不了这么多啊!一天下来还有那么多事呢!”

    第二天,除然小蝶以外的所有人都起的很早,然静迅速的洗漱好,把简易烤箱又加了一层,这样就可以一次烤四十个蛋糕,所幸模具也是够的。不过

    然静觉得这样的速度还是慢了,又让戴齐帮忙在旁边又搭了一个,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搭的还是很快的。刚好那四十个烤好了,烤箱也就搭好了。

    然清清无奈的想:“其实明明是我们欠人家人情的,二姐。”

    然静一路上心情都很好,不停的在跟戴齐唠嗑,也就知道了戴齐现在七岁,比然小蝶大两岁。而他无家可归的原因是因为父亲被诬陷谋反株连九族,他是被家仆们冒着生命危险从京城送出来的,也是在逃亡中学会了赶车,烧饭等技能,护送他的家仆也在途中病故了。

    眼见着没什么时间了,然静就只带了两百个蛋糕,让然小蝶在家缝衣服,毕竟她们今天又穿回了原本的破衣服了啊!反正午饭交给然小蝶也是没问题的,中午回来吃饭就行。

    嘱咐好然小蝶,三个人就火急火燎的出发了。

    裴故今天也在,不过这次他看见然静就像看见财神,毕竟这东西卖的还真是不错呢!希望她今天多带些来。

    然静点了点头,突然之间,好奇之心大盛:“清清帮过你?怎么帮的啊?”

    “这……真是不大好说。”戴齐抱歉的笑了笑。

    然静也没太在意,又开玩笑的道:“那你岂不是欠我们两个人情了?”

阅读我在古代开酒馆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大唐之最强帝王我不是精灵王诸天代练系统白色监察官都市之异能天才王爷的冷情王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