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现实扇他们耳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然静在一旁不好意思的挠挠耳朵,然清清则是听的激动不已。几个人都没察觉到房顶上的一个人正悄悄的观察着她们姐妹三人。

    柳栀裴坐在房顶勾着嘴唇笑了笑,他本来只是想看看然静缺些什么,好那些东西以报答她的救命之恩,结果却看到了她的嘴战,真是有意思,比那些娇滴滴的不会说话,一说话就嗲的要死的女人有意思。难道,这种农村里的女人都是这样吗?

    他那天回去之后看过伤口,几乎好的差不多了,可是他明明记得他胸口上有一道伤口,那丫头真有这么好的医术?农村里的女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医术?

    穿过来这些天,有些辛苦有些心累,跟两个妹妹在一起也很开心,若是现在要她穿回去,她是舍不得的。可是,在这里,也想念故乡的月光。

    吃完了水煮蛋,然静觉着没吃饱,想着以前妈妈做的粥,也就去做了一锅白粥,还加了糖。

    几个人都喝的津津有味的,笑的很开心。喝完粥,大家都累了,全部回了房间。

    只有然静坐在院子里静默的看着这个还很陌生的月亮,月光洒在树上,叶子的残影轻轻摇晃,一切显得如此安逸静谧。

    然静却有些害怕这样的夜,夜晚有多安静,人就有多孤独,她不喜欢孤独到瑟瑟发抖的夜晚。

    她还在想,今天小知说的复仇模式是什么,到了现在也没动静。她也不愿意多想,反正复仇只是小事,副本而已。她的主线任务是发家致富拐美男。

    既然是这样,那还有什么好像的呢?就这样吧!睡觉了。

    第二天然静蒸了馒头当早饭,就又把工具拿出来,准备继续把昨天没做的蛋糕给做完,如果成功了也就能卖钱了。

    然小蝶还是在做着衣服,针线什么的都已经从李大娘那里借来了,这几天李大娘出远门了,说是去看看她在外经商的儿子。然静以前可一点都不知道李大娘有儿子,不过这也不碍她的事。

    然清清被扶着坐到院子里,这天有点热,屋里更是闷,出来坐坐,拿蒲扇扇扇风也是好的。

    然清清坐着无聊,偶尔帮着然小蝶缝会儿衣服,偶尔托着腮看然静忙活。

    忙活了好一会儿,蛋糕终于能烤了,用模具装好放进那个简易烤箱,烤箱下面已经加了些柴火,就等着然静开烤了。这种小蛋糕一般得烤上十五分钟,这十五分钟然静也是不想浪费了的,在纸上描了一个蝴蝶,让然小蝶用白线给她绣到褙子上去。

    而然清清的衣服上,她则是让然小蝶给绣了些竹子在裙摆上,而小蝶的,她自己倒是想绣两朵小黄花在衣袖上。

    然静听了之后,眉毛抽了一下,本来想严词拒绝的,但是一想,本来然小蝶的年纪就适合这个,精致可爱的小花。

    差不多都画好了,然小蝶又赞扬了然静一番,只有然清清说没有见过爹娘画这种画。

    然静尴尬的挠挠头道:“我是看他们画的时候,自己琢磨出来的。”

    然清清了然的点点头道:“二姐,你好聪明啊……诶?好香啊!二姐,你的蛋糕!”

    然小蝶和然静也都闻到了,然小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眼发亮:“哇!好香啊!好想吃啊!”

    然静眨眨眼笑道:“你等着!”她是让火从大变小的,所以不添柴火也没事。

    她把还燃着的柴火扒拉出来弄灭了,又用手套把蛋糕小心翼翼的端出来,放到一把椅子上,没办法,条件太苛刻了,只能放在椅子上。

    然小蝶丢下手中的活计,期待的问:“二姐,我可以吃吗?”

    “你真不怕我毒死你?”然静笑着说。

    “这么香怎么会是毒药?而且二姐刚刚的用料我都看着了,根本没有毒的东西。”然小蝶自信的说道。

    “行啊你!小馋猫!那你吃吧!小心烫!”然静一边摘手套一边嘱咐着。

    然小蝶连着试了几次都被蛋糕烫的缩回了手,最终为了吃,还是克服了烫手的困难拿了一块蛋糕小心翼翼的放在嘴里,因为还是有点烫,所以就轻轻咬了一口。

    一入口,就发出满足的惊叹:“嗯~好吃,太好吃了。”然小蝶除了缝衣服不像个孩子以外,其它地方都还是个孩子,吃到好吃的还是会不想停下来,连话也来不及说。

    然静的笑容更大了,拿了一块蛋糕放到然清清手里:“清清,你也尝尝!”

    然清清也不拒绝,接过来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也是满眼的惊叹。

    “二姐,你怎么不吃啊?”然小蝶含糊的说。

    然静摇摇头,烤蛋糕都是她十五六岁学会的,那时候喜欢吃,也能自己随便做,不过后来也就吃腻了,现在也是一个赚钱的法子,看看自己有没有把这技能给忘了。

    可是,然静不这么想,她依旧厌恶那些冷嘲热讽的,或是借着自己的性子的当借口的冷嘲热讽。难道说,人家给了你一拳,你还要弯下腰跟人家道谢么?就算是道谢,那也只能是成功之后,用自己的事实狠狠抽他们一耳光。

    所以,然静现在就想告诉那些曾经嘲笑她的穿越梦的人,她真的穿了!

    看着那些蛋和白糖,叹了一口气,煮了几个蛋,她和然小蝶一人一个,然清清吃俩,她受伤了,需要吃点有营养的补补。

    看着两个妹妹的笑脸,然静不禁有些忧愁,在现代,她讨厌特别现实的人,就好像偶尔幻想一下,做个梦什么的都是浪费时间,是罪大恶极的事。

    那些人总是狠狠嘲笑着她,说她老是做些不切实际的梦,她真的特别恨那些人。曾经有些人说,有人伤害你,你应该要学会感谢,这是教你成长,也是一种激励。

    “行了,没事就滚吧!然季氏打了我妹妹,我废了她的手,也算扯平了。如果你们硬要赔的话,我也不介意把你们都打成重伤!”

    然大树还想上前,被然小妞一把拉住,最后还是放下一句狠话:“然静你给我等着。”

    然静大声回应道:“等着呢!”

    柳栀裴觉得然静一定不是普通的农家女,但又比那些个富家小姐泼辣,怎么说呢!然静在柳栀裴眼里就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与众不同的存在。

    柳栀裴怎么想的然静是不知道,她此刻只忙着把放在后院的东西都收回来,那个简易烤箱就放在那里吧,明天砍几根竹子来搭棚。

    然清清的哭泣声截然而止:“什么?然季氏会来找麻烦的,她一定会借机要我们赔钱的,她万一把我们告上官府怎么办?”

    然小蝶站在一旁正愁没机会插嘴呢!这时候眼睛一亮,上前激动的讲述着然静英勇对抗然小妞两个人的事,讲的兴高采烈,手舞足蹈。

    待把李大娘他们送走之后,然静终于松了一口气,从仓库里把医药包拿出来。先是用酒精给然清清消了毒,然后又拿了治外伤的神奇的药丸给然清清服了。

    果然,没过多久,然清清就醒了,她有些呆愣的看着四周,又看到然静,一个没忍住,扑上去眼泪刷刷的流着:“二姐,二姐,我以为我要死了,我……呜呜呜~”

    然静怒极反笑:“呵呵!我妹妹是贱骨头?那然季氏是什么?贱人中的下贱货么?你们呢?贱人的儿子女儿,简称贱种么?别把别人不当人看,你把别人看做什么,你自己就是什么。”

    “你……”然大树指着然静说不出话来,只想狠狠的骂脏话,却又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压过她。

    然静叹了口气,反抱住然清清道:“是二姐不好,二姐没能顾及到你的安全。”

    “二姐,二姐……然季氏她……她说我们偷了她的银子,我说这些银子都是我们自己赚来的,她不相信我。”然清清依旧哭的很伤心。

    “没关系,不用让她知道我们的钱是哪里来的,她不配!你放心,二姐已经给你报了仇,把她的手给废了。”然静轻轻拍着然清清的肩。

    然小妞有些心虚的转了转眼珠,道:“这大夫,不是在你们这么?我们只能上隔壁村请了!”

    “所以是还没请到咯!那你们凭什么在这里大呼小叫的要赔偿?更何况我妹妹被然季氏打成这样我要赔偿了吗?”

    “切~就然清清还要赔偿?你没搞错吧!她就是个贱骨头,打坏了也不算事儿!”然大树脱口而出。

阅读我在古代开酒馆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九天道祖绝色侠盗桃花醉嫣然绝世妖妃:腹黑世子难追妻绝品透视妖孽男神逍遥美利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