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chapter 27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天空中一轮圆月,颜色血红。

    幻术?

    越溪微微凝眉,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来,符纸一破,一道惊雷悍然劈下。

    越溪若有所思:“没用吗?”

    钱大师额角划过一丝冷汗,看着已经裂开的一柄小旗,心里又气又急又嫉妒——那么一大把雷符,简直像是不要钱的往外撒,那得多少钱啊!

    他却是没想到,这些符都是越溪亲手所画,当然是感觉不到任何心疼的。

    一把雷符撒下去好似没什么动静,越溪也没露出什么失望的表情来,伸手在怀里掏了掏,再次掏出一把符篆来。

    雷光火光乱轰,眼看那根有了裂痕的旗子轰然碎开,钱大师的脸都绿了。

    这么一个宝贝,他可不想看着它被人用符篆给轰碎了。

    不再犹豫,他立刻催动了阵法。

    一把符又撒完了,越溪在包里再掏了掏,还未拿出什么,她神色微动,指尖一动,身子猛的跳开原地。

    一道紫雷从天而降,直接轰在她刚才所站之处,面色青黑的阴魂被劈了个正着,立刻就化为了湮粉。

    越溪站起身,看向四周。

    鬼影攒动,不知道有多少的阴魂朝着她露出狰狞的表情来。

    “看你现在怎么逃!”钱大师语气阴冷。

    越溪身子灵活,在鬼影之中闪动,却还是被一个女鬼伤到了手臂,手指在她手臂上留下了两道伤口,立刻发出灼伤的痕迹。

    “……”

    抿了抿唇,越溪有点生气。

    “我要把你们都吃了!”她道,语气是陈述的。

    接下来,完全就是单方面的屠杀,越溪这下可不是什么斯文的吃法了,阴气都没吸取,直接一把抓住一个阴魂就往嘴里塞。

    这幅场景其实可怕而又滑稽,越溪身子娇小,皮肤又白又嫩的,一张小嘴可用樱桃来形容,可是现在,那樱桃小嘴里正不断的吞吃着一只只阴魂。

    阴魂早就没了神智,成了厉鬼,越溪伸手一抓,啊呜一口咬掉对方的头,从头吃到脚。

    这些阴魂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眨眼就被她吞吃了一大半。

    钱大师看不见阵法里发生了什么,可是却能感觉到自己阵中养着的阴魂瞬间没了一大半。

    钱大师的脸更绿了,急忙将阵中的阴魂收回来,心里简直在滴血——这可是他花费了无数精力和时间才养出来的阴魂,这一下直接折损了吧一大半了。

    这些阴魂受阵法影响,在阵中实力会大增,阴气大涨,这么多年来一只被养在阵中,与七绝七杀阵已经有了一定的联系,就这么被越溪吃了不少,肉眼可见的,剩下的几柄旗子上的灵光明显暗淡了许多。

    “我去你妈的,这是哪里来的妖孽!”钱大师心里破口大骂,搁在桌上的手微微颤抖着。

    小童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他还没见过钱大师这么生气过。

    微微哼了一声,钱大师道:“以为这样就能破阵了?痴心妄想!”

    七绝七杀,只有死路,踏入此阵者,必死!

    阵中鬼影消失,越溪摸了摸圆溜溜的肚子,皱了皱眉头——吃多了,撑得慌。

    四周一片血色,抬眼望去,一片荒芜,狂风卷过,吹散狂沙,露出底下不知名动物森白的骨架来。

    越溪思考了一下,蹲在地上拿出一支笔一扔。

    嗯,很好,就是这个方向!

    将笔捡起来,越溪朝着笔所指的方向走去。

    一脚踏出,天地顿时变换,无数银光飞射而来。

    那是一柄柄银质小刀,密密麻麻的浮在半空之中,朝着越溪激射而来。

    越溪后退一步,不慌不忙的祭出一把水符,透明澄澈的水幕瞬间挡在她的身前。

    水可容万物!

    水的容纳性可以让它包容世间所有的东西,利刃飞来,射入水幕之中,顿时没了攻击性,被水所包容着。

    接下来,阵中手段层出不穷,皆是不留生机。

    越溪面露不耐,终于停下了脚步。

    “有完没完……”她颇为不开心的嘀咕了一句,伸出手来,幽幽的一簇漆黑火焰从指尖窜出。

    一缕火焰落下,瞬间燎原,整个空间眨眼间便被漆黑的火焰所覆盖,灼灼燃烧,却没有一点动静。

    一点光芒透出!

    阵,破了!

    病房中,众人只听见钱大师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从他右手指尖,一道漆黑火焰燃起来,不过瞬息,火焰就已经蔓延至了他手臂处。

    当机立断,钱大师想也没用,拔出刀就将自己的右手砍下。就在他砍下手臂的下一秒,黑色的火焰已经全部将手臂覆盖,飞快的将手臂烧尽,连一点飞灰都没有留下。

    可以想象,若是钱大师没有当机立断的砍下手臂,如今随着火焰熄灭,一起消失的还有他自己。

    钱大师背后渗出冷汗来。

    那火焰,究竟是什么东西?

    等了两波车,越溪他们才终于挤上了一趟车,不过车厢里那也是人挤人,偶尔车子一个拐弯,能听见一声声惊呼。

    “越溪,你的手好凉……”赵璐和越溪是挤在一起的,免不了碰到她,其他人都是一团热气,可是只有越溪身上,却是凉凉的。

    “而且,你身上好香啊……唔,这个味道,有点像莲子的味道。”她又凑到越溪脖子边闻了闻,一双眼有些发亮。

    这股香味十分清爽,不是那种想香水的香味,而是更加自然清淡,在拥挤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的公交车里,让人觉得十分舒服。

    “是我的体质原因,我体寒,身上温度比其他人要低。”越溪解释了一句。

    ——身上全是阴气,又怎么可能不凉呢?

    赵璐没忍住,直接伸手抱住越溪,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抱着越溪,那是真的一点都不热啊!

    越溪却是身子一僵,她还从来没有和谁这么亲近过,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徐薇挪步挤过来,越溪抬头看了她一眼。

    “越溪……”徐薇低低的叫了一声,脸色有些苍白,细看可以看见她的紧张害怕还有无措。

    车厢里实在是太挤了,这人和人之间几乎是零距离,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遇到一些咸猪手。

    越溪轻哼了一声,正欲做什么,却听见赵璐突然破口大骂:“去你娘的臭傻逼,敢摸老娘的屁股,看我不揍死你!”

    说着,众人只听见一声痛呼声,赵璐一招断子绝孙踢,踢得对方捂住下腹直叫唤,冷汗唰的就冒了出来。

    众人:“……”

    在场的男性朋友都忍不住觉得下方一凉,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很快的,整个阵法形成的空间中闪动着紫色的电芒。

    一阵狂轰乱炸之后,整个空间毫无动静。

    越溪看着丝毫没有被雷符给撼动的空间,面无表情的从包里掏出一大把雷符来。

    淘宝店做成了一笔生意,让越溪深受鼓舞,高兴之下就写了一大堆符篆,现在倒是能用上了。

    “轰轰轰”

    阴物在她眼里, 那就是食物, 而且不同的阴气,味道还不同。

    就像老鹰捉小鸡一般,越溪直接伸手抓过三只鬼使。

    三只鬼使阴气极重, 可是一被越溪抓在手中,它们体内流动的阴气顿时一滞,而后不受控制的往越溪手中流。

    “雷符?”觉出阵中动静,钱大师面色微动,但是很快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来,“以为雷符就能破了阵?天真!”

    阵中。

    一阵风吹过,不过眨眼,眼前天地变换,阴气大盛,无数鬼影掠过。

    天地间一片荒芜,天空中一只漆黑乌鸦飞过,发出嘎嘎的声音,而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只乌鸦只剩骨架,而无血肉。

    鬼使眼中闪过一丝惊骇, 它们完全没有反手之力, 被越溪简单粗暴的将阴气给吸光了。

    三只鬼使的阴气形成了一颗灰色的阴气珠子, 越溪随手塞在嘴里嚼吧了两下。

    七柄小旗子按照某种规律放在桌上, 钱大师拿出一张白纸,裁剪出一个纸人来,将纸人搁在旗子中心,而后拇指一划,血珠滴出,滴落在那纸人之上。

    那三只幽冥鬼使阴气十足,远远超过普通阴魂的阴气, 对于越溪来说简直是大补之物。

    “……巧克力的味道!”

    没了阴气的三只鬼使立刻化作了尘烬, 霎时消失在了空中。

    “嗝!”小小的打了个饱嗝, 越溪以为事情是完了,可是很快的,她就发现对方并没有罢手。

    ..,

    此为防盗章  拿出这套七绝旗, 钱大师眼里闪过一丝狠辣。

    这套七绝旗乃是他在一个古墓之中偶然所得, 能布下一个七绝七杀阵。管你是天王老子还是玉帝老儿,只要被困在这七绝七杀阵中, 绝没有逃脱的可能, 这也是钱大师的压箱宝物了。

阅读男主他功德无量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天师成长日记重结良缘骑士在巫师世界崛起伪战神成长手册画照万物英雄联盟之神级技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