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chapter 17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白齐星顿时羡慕不已,看着那金灿灿的功德光芒,恨不得扒过来给自己,道:“功德金光这也太好用了吧。”

    那边越溪直接将阴蛇装进了不过巴掌大小的玻璃小瓶子里,黑色的大头蛇在里边转了一圈,大大的眼睛还在冒着眼泪水,不一会儿玻璃瓶子里就开始往外冒水了。

    越溪有点嫌弃,把它远远的放到了一边。

    不过就算他问,越溪也是不清楚的,谁知道她吃了什么东西。

    “那么,现在这个怎么处理?”韩旭指着还在哭泣的大头蛇问,那大头蛇看来是真的伤心难过了,还在瓶子里哭了。

    白齐星道:“它怨气太重,我们得净化它身上的怨气,让它入轮回。它修为大成,险些就能成蛟,下辈子大概能成人吧。”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坐在地上的许裳之母回过神来,看阴蛇已经被他们所擒,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扑到了床边。

    “裳裳,裳裳?”

    她连叫数声,床上的许裳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更别说气息微弱得如果不是仔细去感应,都会觉得她已经是个死人了。

    “为什么我家裳裳还没醒?”许裳母亲求助的看向越溪他们。

    越溪没说话,白齐星呃了一下,道:“她被阴气和怨气所入体,再加上又中了蛇瘴,所以才会昏迷不醒。阴气和怨气我倒是能解决,只是这个蛇瘴跗骨,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除非,除非这条阴蛇能化解自身怨气,不再记恨与她。”

    “蛇瘴?”许裳之母一脸茫然,不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

    白齐星简单跟她解释了一下,道:“……这就是因果,自己种下的因,就得自己承担后果。”

    许裳之母捂着脸嚎啕大哭,道:“造孽啊,造孽啊。当初旅游回来之后,她就一直说有东西缠着她,我和她爸爸都没当真。早知道,早知道……”

    谁又会相信,这时间真有鬼魂甚至因果一说。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她喃喃问。

    白齐星迟疑,许裳之母注意到他的表情,忙问:“是有办法的,对不对?求求你们,我知道你们是高人,求求你们救救我女儿吧,她才二十四岁啊。”

    说着,她直接对着越溪他们跪下,咚咚咚的磕起头来。

    “您别这样,快起来……”白齐星急忙伸手去扶她,为难道,“办法有倒是有,但是那只有修为高深的人才做得到的,我们三人根本没有那么强的修为。”

    他所说的,自然是前边提起的刮骨刀,以灵力为刀,将覆在骨头上的蛇瘴给刮下来。但是这需要极为精神的修为,对灵力的控制能力都精确到微末之处,白齐星自认没有这样的修为。

    许裳母亲有心绝望,一滴眼泪水从眼眶中滚落出来,也都无知无觉,喃喃道:“那也就是没办法了?”

    白齐星叹了口气,先将许裳体内的阴气怨气给祛除,没了阴气怨气,她的气色瞬间红润了几分,没过多久,就已经悠悠转醒了。

    只是等她醒过来,就大声嚷着有蛇,有蛇要杀她。

    “裳裳,裳裳……”许母急忙伸手抱住她。

    许裳神色有些癫狂,被母亲一抱,这才慢慢地恢复理智,声音恍惚的喊了一声:“妈?”

    “是我,是我!”许母连声应道。

    “妈……妈!我好怕啊!”在母亲怀里,许裳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裳裳,不要怕,妈妈在这。”

    许裳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低头就看见自己双手上覆盖的黑色鳞片。

    她的唇抖了抖,尖叫道:“镜子,镜子……”

    “不要,裳裳……”许母忙去拦她。

    等看见镜子里脸颊上都长满了漆黑的鳞片,许裳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情绪再次失控起来。

    “我的脸,我的身体……这是什么?”

    她双眼赤红,简直就像是疯魔了一样。

    越溪微微皱眉,拿了一张静心符给她贴上,低声道:“冷静一点。”

    静心符,自然是静心平气的,贴上符,许裳激烈的情绪慢慢的平息下来。如果没有把她情绪稳定下来,怕是她自己就能把自己弄疯了。

    许母抱住她,道:“孩子别怕,这些都是高人,他们一定能救你的。刚才要不是他们,你早就被那东西给害死了。”

    许裳抬头看他们,不说白齐星,越溪和韩旭那一副高中生模样看起来实在是没什么说服力。不过,刚刚越溪露了一手,贴在她身上的符那就比什么话都好使,因而许裳倒是没怎么怀疑他们的本事。

    白齐星上前将事情说了,最主要是解释了她身上的这些蛇麟的问题。

    许裳面露茫然,道:“我以为,那只是普通的蛇而已。”

    “不仅仅是你,你们一起去旅游的人大概身上都中了蛇瘴,只是深浅程度不一。苏雯你认识吧,她也中了蛇瘴,只是程度比你要轻微一些。我想,这是因为苏雯她只是在旁边看而没动手的原因。而许小姐你,我想,你不仅仅是围观了吧。”韩旭微笑道,笑容温和亲切,简直让人如沐春风。

    许裳没说话,神色有些躲闪,看来是被韩旭说中了。

    许母忍不住打了她一下,道:“我都让你别乱来了,你怎么做这种事啊?”

    许裳哭道:“我怎么知道,怎么知道……”

    谁知道,一条蛇竟然已经通灵了。

    被装在玻璃瓶里的大头蛇将头贴在玻璃壁上,脸都被自己挤得畸形了,愤怒的瞪着许裳。它还记得这个女人,她拿了好大一块石头砸它,砸在它的尾巴上,可疼可疼了。

    许裳看见它,恐惧的往后缩,尖叫道:“你们既然能抓住它,那就杀了它,杀了它啊!”

    越溪微微皱眉,道:“是你们先伤害它的,现在你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你咎由自取。”

    如果不是他们先伤了大头蛇的性命,大头蛇又怎么会充满怨气,难入轮回?

    有些不高兴,越溪将大头蛇收到包里,道:“我要回去了,明天我还要上课,不能迟到。”

    说着,她轻轻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反正大头蛇已经抓到了,这个许裳又不是她的顾客,她才不管了。

    韩旭轻笑,看上去最好说话的他目光落在越溪的背影墙,笑道:“小姑娘生气了,她可是最有希望能治好你的人,可惜……”

    可惜你们让她不高兴了!

    说着他摇了摇头,转身跟着她走了。

    他也是学生了,还是个好学生,可得好好休息,明天不能迟到旷课的。

    白齐星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干笑了两下,有些尴尬,道:“那我也走了啊。”

    三个人眨眼就走光了,只剩下许裳母女二人,许裳面色发白,看了看身上的蛇麟,忍不住又发出一声尖叫。

    不是这样的,她才不是这样的!她不会变成怪物的!

    白齐星看得简直好奇死了,刚才那么庞大的阴气,就是从这么一具看起来娇弱无比的身体里爆发出来的?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而且,越溪又是怎么将自身的气息收敛于无的,要不是他刚才亲眼看见过,他根本不相信,她的身体之中竟然能有这么霸道强势的阴气。

    白齐星若有所思的点头:“你说得有道理,这些没有心智的动物修为越是高深,也就会越像人,会哭好像也很正常啊。”

    大头蛇被抓了起来,屋里翻滚不已的阴气怨气瞬间就平息了下来,白齐星拿了风符来将屋里的气处理了一下,清风在筒子楼里卷过,里边的居民只觉得有风刮过,昏沉沉的大脑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安静的筒子楼里逐渐有了动静。

    越溪眼角的浅金色莲花消失,她周身气息平和,看上去就和普通的女高生一样。

    一边的白齐星看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越溪身上的阴气霸道至极,一出现就直接将阴蛇的阴气怨气压制到了角落里去,更甚压得他都喘不过气来了,不得已只能往韩旭身边更近些,蹭一蹭对方的功德金光。

    再看那阴蛇哭唧唧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越溪才是那个大反派了。

    地狱空荡荡,越溪在人间!

    白齐星看得稀罕:“蛇也会哭吗?”

    韩旭道:“这是成精了的蛇,和普通蛇还是有所区别的吧。”

    这么庞大的阴气,就算是他这个修士都受不住,虽说韩旭身上功德金光都达到了耀眼刺目的地步,但是说到底他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竟然一点都没受影响?

    “我没什么感觉,也没觉得身上有哪里不舒服的。”韩旭很诚实的道。

    白齐星心里莫名其妙的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来,突然觉得大头蛇有点可怜啊。

    “人类能有这么大的阴气吗?”白齐星不解。

    而现在,它还被人像只小虫子一样捏在手里甩来甩去的,这世上还有比它更苦逼的蛇吗?

    越溪看它眼睛里咕噜噜的流着眼泪,面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来,伸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它的大脑袋,道:“别哭了。”

    韩旭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大兄弟,你能和我保持一点距离吗?”

    大兄弟干净利落的摇了摇头:“不行!”

    白齐星心里还有些奇怪,问:“你就没觉得有哪里不舒服?头晕眼花胸闷气短的?”

    ..,

    阴蛇可不得哭嘛,你说它辛辛苦苦修炼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要脱胎换骨化为蛟了,这蛇与蛟那可是天差地别,它一个畸形蛇化蛟更是难得。可是这一切,都被这些人类给毁了。

    辛辛苦苦修炼上百载,却竹篮打水一场空,还不小心丢了性命,可以说是很倒霉了。

阅读男主他功德无量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系统求不虐:快穿完美男神毛脚道士小学生之玩爆黑科技毒妃不承欢象牙塔逐梦完美复仇:公主殿下心尖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