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chapter 10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伸手指了指马路对面,对面那片地以前都是旧屋,最近正在拆迁,低矮阴暗的一大片建筑在一边高楼大厦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暗淡。而且,因为这里又有一些不好的流言,导致这里根本无人驻足,看上去还透着几分阴冷。

    从何建一他们这里看去,只能看见她精致的侧脸,还有微微抿起的红唇瓣,乌黑的头发衬得皮肤很白,白得几乎没有任何血色。

    “她在做什么?咦,怎么还有个孩子……”

    “建哥,你……你别吓我们啊。”两个小弟声音都哆嗦起来了。

    何建一扯了扯嘴:“吓你们,老子自己都被吓到了!”

    一个小弟浑身颤抖的道:“我听人说,上个月这里发生了一场意外,一个小孩跑到了里边,那时候正在拆迁,小孩直接被挖掘机挖掉了大半边身子。”

    何建一:“……”

    最可怕的是,那个孩子,还扭头来看他了,那张缺了半边脸的样子,何建一见了差点就晕了过去。

    “姐姐,那个哥哥好像也看得见我诶。”

    奶声奶气的声音,像是裹着牛奶的香味一样,让人听着就是心理一软。

    越溪嗯了一声,没有抬起头来,只是将手里的三角形符篆给烧了。

    等符篆燃尽,变成了漆黑的灰烬,眼前的小孩身上笼上一层温和的白光,等白光散去,他身上的血污全部消失,就连缺失的另外一边身体也完整了。

    他穿着一件有黄色鸭子图案的白色短袖,脸上胖嘟嘟的,眼睛又黑又大,忽略他过于苍白的脸色,这实在是个十分可爱的小男孩。

    据他自我介绍,小孩有个很可爱的名字,叫壮壮。

    “我的名字是天下第一可爱!”

    而现在,壮壮一脸惊喜的看着自己完好的身体:“我有身体了。”

    这句话听起来的确是奇怪,可是却是事实。越溪使了法子,给他把身子补全了。

    “谢谢姐姐!”壮壮甜甜的跟越溪道歉。

    越溪摸了摸他的脑袋。

    壮壮歪着头道:“那个哥哥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啊,妈妈说,盯着别人看是很不礼貌的行为的。”

    越溪扭头看了一眼,瞧见何建一,忍不住挑了挑眉。

    何建一看他过来,连连后退,直接撞上了服装店的橱窗。

    看过来了,看过来了,看过来了!

    他心里在疯狂呐喊,脸皮不受控制的抽动着。

    虽然现在壮壮的样子和普通小孩子没什么两样,但是他刚才那副样子却还留在何建一的脑海之中。

    这是鬼吧鬼吧鬼吧!

    越溪收回目光,若有所思。

    这段时间何建一可谓是乌云罩顶,连带着都影响到了他的气运,身上阴气越来越重,霉气罩身,竟然让他能看到鬼魂了。

    不过这也只是一时的,等他后边运气好了,人也就能恢复日常。不过这段时间,他可能不会太舒服了就是。

    越溪将地上的书包捡起来,道:“壮壮,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来我给你带好吃的。”

    壮壮抱着皮球乖乖的点头,看着越溪离开。

    越溪回到家,白色的小纸人翻过门槛,伸出纸制的小爪爪抱住她的脚,准确来说,是趴在她的脚上。

    “越溪!”

    “越溪!”

    小纸人们连声喊着,叽叽喳喳的像是一堆小麻雀。

    越溪提脚,脚上挂着一个个小纸人,小小的纸人,扯着她的裤脚,一点重量都没有。

    越溪走进屋里,把书包搁下,将小纸人拎起来搁在桌上,排排站。

    一共有七只小纸人,用白纸剪出来的,剪出头和四肢。

    这七只纸人是当初老头怕她寂寞,做出来给她玩的,也陪伴了她快十年了。

    做饭的时候,小纸人们拿着勺子帮她放油盐酱醋,越溪道:“你们出去,等会儿别又掉进水里了,把身体弄坏了。”

    “好呀好呀!”

    “知道了,知道了。”

    “越溪最好了,最好了。”

    “越溪最好看最好看。”

    “越溪做的菜也最好吃最好吃。”

    ……

    七只小纸人凑在一起,简直吵得不行,纸人中的小五一个不小心就落在了水池里,来了个透心凉。

    越溪:“……”

    “啊,快来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不对,是救纸人,救纸人了!”

    “啊,小五要死了,要死了。”

    “不对,小五是纸人,不会死,不会死。”

    ……

    小纸人们担心得团团转,那是真的团团转,有两个还转晕了,变成一张“饼”一样瘫在上边,还嚷着头晕。

    其他的则是围着水池打转,却不敢下去,一下去肯定会把身体弄得湿漉漉的。

    “越溪,救纸人了,救纸人了。”

    越溪伸手把纸人从水里捞出来,湿哒哒的小纸人伸出抱住她的手指头,像个人一样叹了口气。

    “吓死纸人了,吓死纸人了。”小五嘟囔,然后小小的亲了一口越溪的指尖,“越溪最棒了。”

    越溪身上爬了六只纸人,手里捧着湿哒哒的小五,把它搁在桌上,准备拿出吹风机来给它吹身体。

    “噗噗噗”

    小五甩了甩脑袋,甩出一些水珠来。

    这些纸人的纸当然不是普通的纸,水火不融,落水了吹干了就好了。

    “行了,你们别调皮了,乖乖的坐在这里,我给你们拿吃的。”

    拿出七个碗来,越溪往里边一个碗倒了一点清露,小纸人们爬到碗里,舒舒服服的开始进食了。

    “越溪做的清露最好吃,最好吃。”

    “越溪棒棒哒,棒棒哒。”

    对于他们的夸奖,越溪完全不为所动。任谁十多年来被纸人这么一直吹捧,都会产生免疫力的。

    吃完饭,日常刷一下自己的淘宝店,越溪这才睡觉,作息规律。

    何家。

    何建一缩在被子里边,整个人都成了一个球,身体微微哆嗦着,嘴里念叨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等他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就看见飘在窗前的阴魂。

    何建一:“……”

    救命啊!

    何建一心里大喊。

    两个小弟看他这副恐惧的模样,扭头朝越溪那里看了两眼,那里只有越溪一个人,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孩子。

    就在那一瞬间,他看见在越溪面前出现了一个人,那是一个小孩子,大概才三四岁,全身是血,怀里还抱着一个红色的小皮球。让何建一觉得恐怖的是,那孩子的身体半边身子全都没了,只有另一半身子还存在着。这样的模样,是根本不可能还活着的。

    “呵,呵……我大概是最近倒霉多了,都出现幻觉了。”何建一干笑,深深的闭了闭眼,可是等他再次睁开眼睛,那个孩子还是存在着。

    救命啊!

    “唉,真丑!”对着玻璃橱窗照了照,何建一叹气。

    身后一个小弟看到了什么,扯了扯何建一的衣裳,到:“老大,那姑娘,是韩旭他们班上的吧……”

    何建一反手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什么韩旭,叫老大!”

    “哪里有孩子,建哥你看错了吧?”

    “就那里啊,那个女孩面前……”何建一伸手指了指,然后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他表情突然大变,忍不住往后退了退,面色惊恐得道,“那那那……那是什么?”

    无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他问:“刚才你说什么?”

    小弟哦了一声,道:“我说对面那个姑娘好像是老大他们班上的,我上次还看见她和老大一起进了超市了,两人关系好像很不错。”

    小弟摸了摸发疼的脑袋,道:“叫他老大,那叫老大你叫什么啊?老二?”

    “老二你个头!”

    何建一有些不情愿,他觉得自己这一头小黄毛多可爱啊,他还在最后边留了一根小辫子,别提多美了。

    可是对上韩旭温和的目光,他却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乖乖的去理发店把头发给理了。为表示决心,还剃了一个大光头,露出一个大脑门来。

    何建一翻了个白眼,这个叫法,真不文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那么什么了,他没好气得道:“叫……就叫我,叫什么好来着?”

    他也有些苦恼了。

    “建哥吧!”他一拍手道,“多么拉风帅气上档次啊。”

    ..,

    向韩旭道歉,何建一纯粹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因为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倒霉了,说起来都想要抹一把辛酸泪,就连身边的小弟对他都唯恐避之不及了,就怕被他传染了霉气——要是连带着他们也倒霉了怎么办?

    “……先把你这头黄毛给剪了吧!”这是韩旭提出的第一个要求。

阅读男主他功德无量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我的女友真是大明星仙域狩天改命记地府开发商鬼片世界里的分解大师初音未来梦无止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